又不是奈米科技 | 劉廣華

學校最近剛承辦的政府業務辦公室同仁紛傳離職;原因多樣,有打算留學深造的,有回家照顧父母的,有計畫休息一陣子的,不一而足。

個人意願當然尊重,隨之的招募新人、業務交接、物品盤點、離職等手續也都依規定辦理;新舊交接之際,想來業務多少受一些影響,也還行,可控範圍之內。

到職、離職本來就是職場常態,尤其在個人職涯初階段,騎驢找馬逛工作(job shopping)個幾年也是常有的事;不過,通常會是以個別的方式出現。

如果是集體離職的話,通常就有些個人以外的原因。

最常見的集體離職原因是抗議,因為對某些事情不滿,而以集體離職做為抗議的手段。

像是前一陣子新冠疫情升溫,北部有醫院傳出有高達50位的醫護人員醞釀辭職,應該是對於工作壓力跟待遇的不對等不滿吧?

類似的像是各行各業的罷工行動,通常本質也是抗議,更是一種威脅手段,做為跟資方談判勞動條件、薪給待遇的籌碼。

比較高大上的像是2014年時,東歐國家斯洛伐克(Slovakia)最大日報SME Daily的50名記者集體請辭以示不與貪腐掛勾的報社同流合汙,並共創《獨立日報》(Denník N),彰顯獨立報人的良心。

也有為了追求更好工作條件跟待遇的集體辭職,也叫做集體跳槽;這種例子在金融業、科技業、廣告業層出不窮,無關道德,基本上也不是抗議,就是某個大老帶著旗下團隊尋覓更為豐美的水草。

這種集體離職對企業影響最大,往往會牽涉到研發成果外流、多年培育人才流失、或是客戶隨之改換門庭,非常的傷筋動骨。

比較讓人無言的是非關職業本身因素的集體離職。

像是前一陣子謠傳某金控多名員工集資包牌威力彩,結果中了頭獎之後,幸運兒們決定不再朝九晚五,集體離職過消遙人生去也。

如果這謠傳是真的,就很讓人啼笑皆非了。

集體離職當然對於企業或組織有影響;至少,迅速招募合格新人跟如何度過青黃不接的時期就很令人頭痛。

劉杯杯幾年前也碰過一次;同一天3名同仁請辭,記得原因也是深造、照顧家裡,還有一位是換單位的。

在劉杯杯的理解中,那次應該不是有共同聯繫意義上的集體離職,但影響是相同的,一樣令人頭大如斗;還挨了長官一頓唸,說劉杯杯辦公室是血汗工廠。

集體離職當然有其不同的各種原因,可能是互通聲氣的集體行動,也可能純屬巧合;無論是哪一種,如果從正向的意義上來看,也可能是個轉機。

借用一句大陸常用的詞彙:騰籠換鳥。

把籠子騰空,換一批新鳥進來,也是個打掉重練的意思。

平心而論,集體離職形成的空間也正是重新布局團隊的大好機會;像是新人薪資通常會重新起算,人力也可以精簡,作業程序可以重新優化,工作文化跟認同更可以重新建立。

畢竟學校一般的行政庶務工作大體雷同,又不是奈米科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