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 劉廣華

家人同遊後慈湖,因是當天第一批,前面沒有遊客,後面的梯次還沒趕上;一群人跟擁有整個園區似的,一路走去步履慵懶悠然自適,很是輕鬆;氣溫宜人,地面還有些濕潤,不知是昨夜雨水,還是今晨露水?

導覽老師很稱職,一路走來,蟲魚鳥樹花草鉅細靡遺的介紹,時不時的就有驚喜。

「這是空氣清新才會生長的地衣,那是花長得像榕子的水同木!」

「看到那捲捲下垂的芭蕉葉了嗎?裡面有一隻又肥又大的香蕉弄蝶幼蟲。」

高高的刺蔥上面聚集著鳳蝶、粉蝶、蛺蝶,一振一振的鼓動彩翼,繞著、盤旋著,翩翩起舞款款飛。

繞過龍過脈,一大片的水面迎面撲來,後慈湖波平如鏡,迴清倒影顯映山巒,上下天光,藍碧一色。

不免要進去蔣家行館,一幀幀的照片跨過漫長的時光訴說著曾經是第一家庭的日常生活;偉人巨大形象的背後,也就是穿衣吃飯。

那餐廳小了些,寢室也不大;想想也該是如此,廣廈千間,夜眠僅需六尺;家財萬貫,日食不過三餐。

看著鋪著粉紅小碎磁磚的浴室跟白亮的馬桶;曾經的豪奢,現在看來也就是尋常百姓家了。

結束行程後搭接駁車到慈湖大門;遠遠看見或坐或立,或軍裝或長袍,或騎馬或持杖的銅像。

不由感慨萬千!

慈湖雕塑紀念公園其實是為了因應去蔣化,容納各政府機關學校營區拆除的銅像才應運而生的,擺設的銅像琳琅滿目,應該也有個1、2百座吧?

公園內最大的雕像是從高雄文化中心拆過來的,經修復後命名為「傷痕與再生」,並獨立展示在園區草坪上。

還是只能感嘆!

一度是全中國大陸的統治者,被稱作世界偉人民族救星的;耐不住物換星移,世事變遷,雨打風吹去,也就是幾十年的時間,只剩傷痕。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說道:

「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

可不是嗎?曾經的風生水起叱吒風雲,到如今的正朔改、服色易,也就是50年的興亡。

古今皆然。

古代帝王剛一登基就要看風水、建皇陵,想的是千秋萬世、億載江山;殊不知改朝換代之際,首先遭殃的就是那看似屹立不搖的陵寢。

南宋亡後,6個皇帝的陵寢被盜了個空,宋理宗的骷髏頭顱還被做成了杯具。

民初軍閥孫殿英盜了乾隆皇跟慈禧太后的陵墓,號稱十全老人的乾隆皇的屍骨曝曬於荒野,不知所終。

曹操有遠見,在其《遺令》中要求死後薄葬,不封不樹,穿著平常衣服入殮,不要珠寶陪葬,正因薄葬,沒人盜墓,改朝換代之後,也沒人來挖墳洩憤。

時間有點趕,沒進去雕塑公園看;離去時,遠遠的再看一眼銅像群,心中想著,不會被潑漆、砍頭,還算是不錯的安排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