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禍論可以休矣 | Friedrich Wang

日前唐湘龍專題談到,自2010年之後歐美出現的白人至上論,甚至於這兩年開始出現的白人滅絕論,一定程度上都與中國,乃至整個亞洲經濟與科技的崛起有關係。白人世界,包括美、歐、澳等國家現在都有這樣的危機感,自己掌控400多年的世界,難道就要拱手讓人了?…..但是他沒談到一點,其實這種危機感在歷史上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也就是古代黃禍論的變形而已。

白種人最早的黃禍記憶,來自於匈奴人「上帝之鞭」阿提拉。匈奴人的突然出現,快速地擊潰了東歐草原上的日耳曼各族,迫使他們倉皇渡河南下,然後引發一連串的骨牌效應,最後摧毀了羅馬帝國。在這之後,中世紀末期蒙古人的西征,又再度勾起了這樣的恐怖記憶,除了蒙古人的戰爭與殺戮之外,還包括認定鼠疫,即黑死病,也是隨蒙古人一起帶來的。簡單說,白種人認為他們以基督教為本的優越文明其實很脆弱,東方野蠻的民族、宗教、血統、文化,一波波湧入,一夕之間就可能摧毀了這種文明。

近代,「黃禍」一詞來自於英國作家馬修·菲普斯·希爾,他在1898年發表了系列短篇小說。後來這些小說被編在一起,以《黃禍》(The Yellow Peril)之名出版。希爾本身是黑白混血兒,受到種族歧視,但他卻在這些小說中強烈地表達了他對中國的反感,因此成名。還有一個重要的人就是德皇威廉二世,他在日俄戰爭後提出,若由10萬日本人擔任軍官,指揮300萬受過訓練、裝備好的中國人來向歐洲發動戰爭,那就將使得西方文明受到萬劫不復的打擊,故西方各國該團結起來,共同對付這個危機。

西方人始終有這樣的危機感,或許還有其他原因,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我們是優越的文明與血統,不能被黃人摧毀。所以,必須要採取一切的手段,延續自己的文明優勢,至少眼前這個危機必須度過。…..白人這400年的優勢,靠得就是賈瑞戴蒙所說的三樣法寶而來:槍砲、鋼鐵、病菌。簡單說,就是戰爭與掠奪而來。所以白人心目中,未來的黃禍將來自於一場豬羊變色,自己有一天竟然也變成被掠奪與殺戮的對象。

中華文明的本質白人研究了100年,到今天還不了解,才會出現這種愚昧的恐懼感。中國人自古以來對於宗教、民族的差異與包容,是他們不敢想像的。孔子:「近者說,遠者來。」,《文子.微明》:「古者,親近不以言,來遠不以言,使近者說,遠者來,與民同欲則和,與民同守則固,…」。在中華文化中,沒有甚麼人是不可相處,不可以彼此水乳交融的。認定文明的標準,中國人從來不是用膚色與血緣。所以,《春秋》:「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而進於中國則中國之」,其他在《儀禮》、《周禮》、《禮記》、《尚書》…..,太多太多不勝枚舉。

甚至到了近代,孫中山先生還在提倡「聯合世界弱小民族,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當中國人在受苦難的時候,尚且有這種眼光與胸襟。白人,你們就自己捫心自問吧,中國的老祖宗幾千年前就給你們今日的危機感與恐懼感下了解藥,你們看不懂就算了,還要這樣沒有羞恥地搶奪、汙衊,真的替你們感到可恥又可悲。

歐美研究中國歷史、哲學、甚至諸子百家,到今天很多人都當成寶。我一向覺得參考可以,若當作圭臬甚至典範,那就是你傻了。看看今天白人狗急跳牆的醜相,應該可以了解了吧。

版畫「歐洲各民族,保衛你們的信仰和家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