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想吃棉花糖 | 劉廣華

劉杯杯其實有點怕放假,倒也非矯情。

主要原因是,在平常上班上課日期間,劉杯杯通常生活正常;早睡早起,早早到辦公室,一般是開門開燈的那一個。

見人面帶微笑呼早道好;上班上課開會辦事不會遲到早退,謹守規範;休息用餐都有飯前洗手、飯後漱口。

進退應對間,謹守行立坐臥四威儀,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威以德顯,儀以行表,非常的端莊肅穆嚴謹。

是個有為有守的好公民。

可一到放假就人設崩壞。

早睡早起還是在的,是因為年老力衰體力不濟,每到就寢時間就呵欠連天,撐也撐不住;天一微亮就躺不住,非得起來不可;生理時鐘使然,倒也沒刻意維持的意思。

其他生活就一蹋糊塗了。

放假期間整個人往往頹廢到不行;整天就滑手機、看網路小說、看電視、睡午覺;頭面不整、邊幅不修,破T恤、短褲頭、夾腳拖進進出出;更糟的是飲食不禁,開懷大吃,體重節節上升。

尤其是幾天的長假之後,不但沒什麼放假休息的感覺,反而更累。

每次都挨劉媽媽罵,說劉杯杯是全世界最沒自制力的人;劉杯杯通常不敢回嘴。

心理學界有個很有名的棉花糖實驗(Stanford Marshmallow Experiment)。

這實驗主要是針對3、4歲左右的幼兒做實驗,在幼兒面前擺上棉花糖,並告知如果能夠忍住不吃,15分鐘後回來會給2塊棉花糖以資獎勵。

結果有1/3的幼兒完全沒自制力,大人一走就一口吃下去;另有1/3忍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沒忍住;最後1/3則是忍住到最後。

後續研究中發現,能忍住的那1/3幼兒,因為自制力很強,也會具有更好的人生表現,無論是成績、成就、甚至身體的質量都好些;而沒忍住的幼兒在後來的人生中通常表現較差,甚至有淪為罪犯者。

結論是,具有強大自制力,並且能夠「延遲享受」(delayed gratification)的人通常成就較高。

以劉杯杯自制力的級數來看,應該是屬於沒忍住的那一批。

不過,後來又有類似的研究顯示,吃不吃棉花糖其實幼兒家庭背景的影響要比幼兒自己的自制力來得大。

像是,對天天在吃棉花糖的孩子而言,面前那塊棉花糖的誘惑力應該很低吧?

另外,在原來的實驗中,忍住不吃的那批幼兒,其實不是自制力特強,而是善用策略。

在面對棉花糖的誘惑時,有些會用唱歌來分心,或刻意避開不看,也有些會自己玩起躲貓貓,分散注意力,來渡過那難熬的15分鐘。

這就很有道理了。

劉杯杯本來就是沒有甚麼自制力的人,可是因為要上班上課,就有了約束,自動形成規範,一下子就有為有守起來了。

可是一到放假那約束就自動不見,人也就鬆懈散漫生活無章法,整一個頹廢。

可話又說回來,平常天都已經沒有什麼棉花糖吃了,放假就吃一塊還不行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