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兩岸觀點 | 薛祺雲

我會形成現在對中國與中共的認同,是用對歷史的理解。不含對錯,也不含對正朔的執念與想望。共產主義在中國會茁壯萌芽,一定有當時存在的土壤,不是用專制奪權的單一概念就可以解釋,也不是資本家、地主、中產階級與知識份子可以左右。

發展中國家一定要經歷數次殘酷的戰爭才能從殖民地或封建社會中真正解放出來,將資源國有化。用協商或選舉的方式,只能和稀泥,頂多交易出有限的政治主權,但失去更多的是經濟主權。南非曼德拉時期就是如此。印度儘管披著民主外衣,但骨子裡卻不脫封建遺緒,更多的經濟利益掌握在跨國資本手裡,跨國資本也一定程度可以左右政治實體。

當年蔣介石不過是大軍閥心態。他抗日、親美都只是壯大國內自己勢力的過程與手段。只是他沒料到,最不起眼的對手共產黨最後讓他丟盔卸甲,狼狽出逃台灣。

共產黨的目的就是奪權,古今中外,那一次政權交替不是奪權?孫中山也是奪了清廷的權。在奪權本質上,孫中山與毛澤東並無二致。

民國時期的中國人,恐怕沒有太多國家觀念,頂多只是基於鄉土親族的情懷。至於政治傾向,許多人只求糊口過日子。誰當家都行,只要不是拆了自己家就都不是事。否則,皇協軍、僞軍如此離譜的認同如何會存在多時?國府與國民黨這麼多「知識份子」與「賢達」,有做什麼來改善這種困境嗎?還是盡出汪精衛這類的敗類呢?

中共讓中國走了不少彎路,但現代中共與中國卻是密不可分。只有共產黨徹底將中國人改造成認同國家,而非只有親族的地域概念;也只有這樣,才能集中力量辦大事。

現在的中國還嚮往民國派或仍然奉中華民國為正朔的人就是為裂解中國提供養分。如同說愛中國,卻恨中共一樣的道理。這是西方顏色革命分化執政體系與人民一貫的伎倆。這也是西方喜聞樂見的。

對民國的虛幻憧憬,只是對小資作派、中產生活、十里洋場的惺惺作態。這種幻想,不是中國當時佔90%文盲、80%農民的嚮往。

對於民國派,我只想說:「中共並不完美,中國也存在許多問題。但與其將個體的不滿,投射到一個虛幻縹緲,行將就木的偏安僞中華民國。你們將如何面對十四億的中國人?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難道不是正史道統?你們又如何對得起建立新中國的先輩?還是希望像台灣人一樣,對帝國主義的殖民殘羹奉為佳餚珍饈?終日唯唯諾諾卑微的苟延殘喘?」

目前中國少不了中共,中共也離不開中國。只有中共在質與量上持續正增長,中國才能真正復興。我不認為有任何單一勢力可以取代中共,成為中國邁向偉大復興的引領者。如果有個人或組織說他們可以,那就是奪權,那就是叛國,沒有例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