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旅美點滴 | 張輝

女兒在台灣讀完國中,是在半哄半騙情況下赴美,她有兩年國中女籃隊長的經歷,學業成績雖不像我般不忍卒睹,但當時也算是平庸之資。

在美國原想讓女兒經過半年的適應和英文加強,再正式入學,但該州法律規定,及齡學童必須赴校上課,而該地區位於偏遠小城,學校沒有專為外國學生附設的英語教學中心,女兒只好一下子進入以白人為主的高中教室上課,那種衝擊對一個來自台灣的十六歲女生是可想而知的震撼。曾經她說,她在教室大哭,但全班及老師都大笑。

有天她跟我說她很喜歡數字和符號,我想是因為那是她跟同學在立足點唯一可以縮短差距的領域。有天跟她購物時,見到她的高中物理老師,該白人女老師跟我誇讚女兒,物理考了99分。之後女兒說她的數學老師要她到附近大學選修大學微積分。有次女兒帶美國同學回家聚餐,有人提到「巴西」,女兒問我「巴西」是甚麼?

高中畢業前,女兒收到該州某以工程著名的大學的校長親邀,我陪她到該大學。 該校一位系主任及一位教授陪著我們一桌,餐點精美,場面隆重、溫馨,系主任和教授都面帶微笑,態度誠懇,但略顯緊張,因為他們在「搶奪」和招募各高中優秀畢業生,情況跟後來的台灣類似,當然受邀的都是具備豐富獎學金資格的學生和家長。女兒最終讀完大學四年沒有付一毛學費,之後讀加州理工和加大爾灣等名校都是工作的公司付錢。

女兒十六歲起在美國鄉下小鎮的「溫蒂」速食打工,之後在中餐館、老人院或電腦公司打工沒有斷過,因此也就從沒跟我要過零用錢。我記得在愛漂亮的高中女生時期,我還自以為是的為她買了一件我喜歡的二手卡其風衣,美金一元。她穿著那唯一擋風風衣上學打工,真虧了她當時並不知道、也不在乎。

我隻身回台前,並未跟女兒、兒子生活在一起。我離開他們回台灣時,只留下數千元,為女兒預繳了一學期學校宿舍費。兒子在它州沒有見到面。

女兒現在育有兩女一男,她熱愛工作,並且已經有點成就,她曾在工作的公司(國際排名三大製造公司之一)獲得最佳潛力女工程師獎(如下圖),時年25歲。

我自己一事無成,有臉友前輩說我「教女有方」或說女兒是「父親的驕傲」,我都慚愧不已,但是竊喜而欣慰。

三歲時的女兒跟她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