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非裔互相厭惡-思考美國移民制度的得失 | 郭譽申

新冠肺炎疫情和白人警察壓制無辜黑人致死事件意外地凸顯了美國很多華裔和非裔互相厭惡的現象(在此華裔可能可以擴及到亞裔)。媒體上看到,黑人當街咒罵華裔帶有可怕的疫情病毒;在抗議無辜黑人致死事件導致混亂時,黑人不良份子似乎特別喜歡搶劫華裔開的商店。我長期居美的部份友人雖然同情黑人被白人歧視,卻也對黑人有厭惡之情,認為很多非裔是自己不上進,咎由自取。

美國的華裔、非裔都是有色少數族群,相當程度被多數族群的白人歧視,照理應該同病相憐、互相支持,然而華裔、非裔卻多半是互相厭惡。為何如此?原因似乎很明顯。美國是移民社會,華裔是後來者,但是在美國社會的表現多半優於先來的非裔,普遍發展不佳的非裔因此怪罪華裔搶走了較好的工作和發展機會。另一方面,非裔行為不端和犯罪的比率高,很多華裔因此對非裔不區別好人壞人,都敬鬼神而遠之,華裔、非裔於是只有隔閡和厭惡之情了。

華裔、非裔互相厭惡的主要原因在於,後來的華裔在美國社會的表現普遍優於先來的非裔。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美國的移民制度會精挑細選移入的人民,因此新移民,如華裔,的發展潛力幾乎都優於一般的美國民眾,更優於發展潛力本就較落後的非裔了。在此發展潛力包含個人資質、努力程度、經濟條件等所有有助於個人發展的能力。

以筆者的大學同班同學為例,將近一半的同學赴美留學念研究所,並在畢業後居留美國成為新移民。同學們的發展潛力在台灣可列於前10%(當年考進大學很不容易),不過美國人的平均發展潛力高於台灣人,因此同學們在美國的發展潛力應達不到前10%,卻能達到前30%,這比一般非裔的發展潛力大多居於美國的後30%,是強多了。

美國地大而資源豐富,人均所得又高,因此能夠吸引很多優秀人才成為新移民,新移民及其子女時常有非常傑出的成就,是美國持續富強的主要原因之一。以此角度看,美國的移民制度對國家助益很大;然而從另一角度看,美國的較弱勢族群,如非裔,沒有獲得充分的扶助,因此競爭不過優秀的新移民,而成為長期的弱勢,導致貧富差距大、種族歧視、種族衝突等惡果,美國的移民制度也不是沒有其缺點。

筆者還是比較欣賞北歐的制度,北歐非常重視教育,以教育盡量提升所有國民的發展潛力,而引入需要的移民僅被當作次要的手段。對比之下,美國不重視弱勢族群,也不大重視中小學教育,並沒充分提升國民的發展潛力,而以移民制度摘取其他國家的教育成果(即教育所培養出的人才),雖能補己之不足,對於國家社會整體其實是利弊參半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