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實施國安法的影響 | 郭譽申

7月1日香港開始實施大陸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香港國安法》,幾天過去了,香港內部和世界各國都已有明顯的回應(參見《世界各國對香港實施國安法的反應》),現在比較能看出實施此法的影響了。

首先,《國安法》的實施立即有顯著的成效。反中派的資深精神領袖「陳方安生退休了,李柱銘軟掉了」;港獨色彩濃厚的「香港眾志」黨宣佈解散,領導人羅冠聰遠走英國,黃之鋒則搬家暫避鋒頭;而其他反中派的頭目離港走避的也不在少數。《國安法》能有效阻嚇犯罪,而不必執行刑罰,是最好的。

7月1日是香港回歸中國的紀念日,也是反中派每年都號召群眾遊行示威的日子。自2003年起,每年這天都有萬人以上參加遊行示威,甚至趁機上街鬧事,而去年的遊行示威群眾更高達20萬人(主辦單位宣稱有55萬人)。由於《國安法》的實施以及遊行因疫情而未被核准,今年的7月1日遊行示威大幅縮水也相對平靜。遊行縮水的主要原因當然是《國安法》的實施而非遊行未被核准;過去一年,即使遊行未被核准,仍常有大規模的遊行示威,甚至演變成暴亂。《國安法》顯然能減少反中派遊行示威和街頭鬧事的能量,因為街頭鬧事的刑罰加重了,而且美、英等外國不能再明目張膽地支持街頭鬧事和暴亂。

香港實施《國安法》,美、英和其盟邦共27國發表聲明反對;另外則有52國發表共同聲明支持中國的行動,双方是壁壘分明,誰也不輸誰。美國對大陸、香港推出了一些政治和經濟上的制裁,但是看來都很鬆軟無力、影響有限,香港的股市反映了這狀態。3天來香港股市的恆生指數從24476漲到25373,漲幅3.6%。這不像是政府護盤,若是政府護盤,只要保持股市不大跌即可,沒理由還有不小的漲幅。香港股市的表現顯示《國安法》有益於香港的安定,自然也有益於香港的經濟。此外,美、英在香港都有不少投資,掐死香港並不符合美、英的利益。

香港實施國安法的最大影響很可能在於,英國願意開放接受大量港人移民(英國脫歐,造成人員和資金外流,港人移民恰能彌補空缺,頗有益於英國),而澳洲也有跟進之意。這無疑是件好事。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已經成為互相競爭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參見《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競爭態勢的演變》),部份港人既強烈喜歡西方民主制度而不能接受中國模式,他們的自由選擇值得尊重,而他們自然也須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近年歐美國家的表現,如對疫情和種族衝突的處理,其實比不上中國大陸)。

總之,《國安法》的實施有益於香港的長治久安和經濟發展,雖然短期內難免一些國際角力和社會動盪。至於香港的前途,最後還是取決於香港人自己的明智選擇啊。

1997香港回歸中國的儀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