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世界的成住壞空 | 盛嘉麟

凡事都有成住壞空、生老病死的過程,法律亦不例外。

【崇高的時代】

漢初劉邦公佈的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是法律最簡潔崇高的時代,鐵律森嚴,簡單明確。

【進步的時代】

法律漸漸變得更細膩合理完備,顧及殺人、傷人及盜竊的原因、手段及傷害程度,有更公平善意的執法。

【擴張的時代】

法律愈來愈想規範天下事,替天行道,忘了天下事億億萬萬,社會安定和諧的主力來自教育、道德、宗教、傳統的規範,不是法律的百萬條文所能涵蓋。

【轉折的時代】

因為法律愈訂愈多,繁多複雜的法律已非國民所能瞭解,這時出現律師、代書的專業,這是法律失敗的先兆。

如果交通法規愈來愈複雜,超過國民所能瞭解,司機身邊要坐一位交通法規的律師才敢開車,這就是交通法規失敗的先兆。

【衰落的時代】

繁多複雜的法律條文已非國民所能瞭解,而且多如牛毛的條文之間,邏輯上的矛盾漏洞百出。唯有專業律師才能利用複雜無比的法律條文之間的矛盾,可以把死的說成活的,活的說成死的,社會上出現大牌律師、小咖律師,收費不同,結局不同,這時法律已經沒有是非,只有詭辯。而且法律執行的過程及程序複雜又昂貴起來,愈來愈多的法律訴訟只是利用法律程序打擊對方、懲罰對方,而不再是爭辯是非黑白,形成法律為富人、惡人服務的現象。

【敗壞的時代】

為了鞏固法律的尊嚴,法官的專業出現不能干預、不能影響、終身保障、無所不管、三審定讞…..的特異制度,造成胡亂判案的恐龍法官。譬如三歲女童沒有說不,被性侵屬於同意性行為;殺人時精神狀態有病不罰,造成殺人無罪、壞人不罰的恐怖社會。許多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斂財法官。許多宣告破產的法律成為欠債不還,黒吞債權人的手段。檢察官、律師以法庭唱作表演贏得官司為能事,不以主持公道伸張正義為目的。

【末法的時代】

當政客主要來自法律專業,當他們執政的時候,控制檢察官、法官,整體司法系統為統治政權服務,所有專制獨裁的行為可以在民主法治的美麗外衣裡執行的時候,比表裡如一的金正恩的朝鮮政權更可怕更黒暗。

譬如2016年馬英九下位以後,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侯寬仁明知馬英九以清廉不沾鍋出名,卻為了服務蔡英文政府,三次對馬英九以貪污罪起訴,三次被判無罪。這就是不問是非,以法律程序懲罰馬英九的範例,這時台灣的法律已經進入末法的時代。

譬如2018年韓國瑜依法當選高雄市長,2020年沒有錯誤、沒有貪污,國家照樣可以罷免韓國瑜的高雄市長,而且是在民主法治的美麗外衣裡黑暗執行,讓整體社會無可奈何。

【滅寂的時代】

當號稱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再進一步可以任意訂定無法無天的法律,動用國家機器打壓政敵,達到特殊的政治目的時候,這時法律的成住壞空、生老病死已經走到末端了,人類必須另起爐灶才能合理公平的規範社會。譬如,美國為了利用台灣棋子挑釁大陸,可以任意訂定:

台灣關係法、台灣安全法、台灣國防法、台灣旅行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

美國為了挑釁大陸內政,可以任意訂定:

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

美國為了挑釁世界各國內政,針對俄羅斯、伊朗和朝鮮的制裁法案數以百計,針對全球的數以千計。

美國司法藉口反海外腐败法,任意天價開罰外國銀行(美元),不顧企業辛苦賺錢的不易:

匯豐銀行 $192億、德意志銀行 $140億、法國興業銀行 $140億、蘇格蘭皇家銀行 $101億、法國巴黎銀行 $93億、瑞士信貸 $91億、瑞士聯合銀行 $65億、東京銀行 $3.15億、台灣兆豐銀行 $1.8億、莫斯科銀行 $ 9500萬、中國銀行 $1250萬。

美國司法藉口反海外腐敗法,任意扣押判刑外國企業高層:

法國知名企業阿爾斯通(Alstom)天價開罰$7.72億美元,扣押阿爾斯通高管皮耶鲁奇長達四年(《美国陷阱》作者皮耶鲁奇)。

扣押台灣友達副董事長兼執行長陳炫彬及高層熊暉、梁兆龍,在美國滯留和服刑六年半,開罰5億美元。

透過第三國加拿大,為了與美國毫無關係的捏造案件,扣押中國華為高層孟晚舟。

美國法院判決台灣廣明光電賠償惠普公司4.38億美元,請問市值3.3億美元的廣明要如何賠償4.38億美元給惠普公司?

全世界被美國長臂扣押判刑罰款制裁的企業成千上萬不勝枚舉。

台灣的民進黨政府為了打擊國民黨、挑釁大陸,也是任意立法,如反滲透法、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為中國發展組織」最少判7年的國家安全法……..不勝枚舉。

【結論】

法律從簡單明確一體遵照,到擴張臃腫、唯法是從,到超出理解、仰賴律師,到訟棍雄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到淪為皇帝新衣、政府爪牙,到憑仗國力長臂管理,最後人類又回到無法無天的叢林狀態,這就是法律的成住壞空、生老病死,無法避免的過程。我也相信即使台灣回到粗糙簡單殺人者死的劉邦時代,也比現在殺嬰、殺父、殺母、殺師、殺警、殺無辜、殺…..兇手都不罰不死的狀態安全公平多多。

美國川普總統任意動用國家緊急狀況法,發佈行政命令,規避國會審議,禁止穆斯林國家的國民進入美國(即使持有美國簽證),停止受理移民申請案件,築建墨西哥邊界圍牆,動用國家軍隊鎮壓抗議種族歧視的示威民眾…..美國的憲法、議會、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法律系統都無能為力的時候,可能是從美國開始迎接法律【滅寂的時代】的最後一根稻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