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 | 郭譽申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高票通過,支持韓的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在住所墜樓身亡,許議長對妻子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台灣選舉可以把人搞得活不下去,真是悲哀。

我不認識許議長,不過我卻曾認識兩個人,僅比許議長的狀況稍輕一點,沒死人卻幾乎廢了。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競選連任時,我在一家新創的網路公司幫忙,陳連任失敗,公司裡一位年輕同仁痛苦得幾週無法上班終於離職。當時網路剛剛興起,有網路技術的年輕人可說是前途似錦,他真是可惜啊!另外一例,陳水扁當選總統之後,我的一位中研院同事痛苦得無法工作,頭腦頂尖的他竟因此無法通過續聘而離職,是學術人才的消蝕。台灣的選舉撕裂社會,讓一些人痛苦不堪、無法工作,這些都是國家的不小損失。

選舉民主的競爭為何激烈到讓人活不下去?因為贏者全拿,輸者一無所有。以罷免高雄市長為例,市長能直接、間接任免數百個職位。若罷免失敗,韓市長及其數百個支持幹部都繼續有工作可做,未來甚至可能更上層樓;但現在罷免成功,韓市長及其幹部全丟了工作,而且不久之後,綠營極有可能獲得這數百個出缺的職位。勝敗之間有天壤之別,政治人物因此不管是非、不擇手段地求勝,造謠、抹黑成為基本功,假扮敵營成為高招,而見縫插針的分化敵營更是家常便飯。韓國瑜自嘲是受到最多造謠、抹黑的人,難怪許議長悲鳴:「社會這麼沒有是非」。

社會這麼沒有是非,因為現在是少有真相的後真相時代。現代社會越來越沒有公認的真相,其原因至少有四:其一,網路興起之後,故意的網軍和不故意的網民很容易能製造大量假訊息,混淆真相。其二,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而多面向的,不同的人永遠可以呈現對他/她有利的「部份真相」,而不呈現對他/她不利的部份真相。這樣他/她不會被控訴製造假訊息,卻絕未呈現事物完整的真正真相。其三,現代社會有太多利益集團,包括政黨和媒體,它們都很有動機製造假訊息或僅呈現對它們有利的部份真相,以謀取自身的利益。其四,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的,一般人幾乎不可能獨力去發掘事物的真相,但是媒體、政黨和利益集團等都不客觀中立,人們不論聽誰的,都是偏聽片面之言。大家各自偏聽片面之言,自然不會有普遍公認的真相。沒有真相,把假的當作真的、對的,當然就不會有是非了。

現代社會少有公認的真相,例子不勝枚舉。韓國瑜在高雄執行「路平」專案,很少人有可能去高雄的每條路走一遍,而只能偏聽媒體、網路的一面之辭。只要有一條路不太平坦,親綠的媒體、網路就會反覆大肆報導,而忽略其他絕大部份相當平坦的路,這樣真相到底是什麼?綠營掌握了大部份的媒體和大量網軍,「真相」於是就隨他們說了。

選舉民主讓政治人物有強烈動機不擇手段地求勝,因此造謠、抹黑,而無所不用其極,造成少有真相的後真相時代。沒有真相,當然就不會有是非。難怪許議長悲鳴:「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許議長的悲鳴揭穿了綠營的虛偽造假,綠營議員竟抹黑他是因賭盤大輸而尋死。選舉民主讓人沒了人性,也選不出正直優秀的人才,真是弊大於利啊!

(更多有關後真相時代,請參見《沒有真相,何來啟蒙、理性和西方文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