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夢夢成空 | 劉廣華

因白人警察暴力造成黑人嫌犯死亡所引起的全美各城市暴亂已進入第二周,眼看著沒有停息的跡象。

各州早已動用國民兵鎮壓,美國總統還是嫌各州政府手段軟弱,威脅要動用軍隊制止暴亂。

美國國內各領域政治領袖同聲譴責總統提油救火,撕裂國家。

中國大陸也撿到槍,美國對大陸壓制香港民主運動的譴責,言猶在耳哩,這會兒豬羊變色,這下換我了吧?開始揶揄消遣:

「你美國惡警欺民,暴民四處打砸搶掠,還說要動用軍隊鎮壓,怎還有臉說人家反自由民主呢!」

究竟何以致之?

有說是因為美國從未消失過的種族歧視,那忿忿不平的怨積久了,時不時的就要發作一下,老欺負咱們黑人兄弟哪行?給你點顏色看看!

有說是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封城影響,憋壞了的人們需要一個宣洩口,這事件剛好給了個藉口,砸砸燒燒名牌精品店,誰讓你平常跩的哩,有仇報仇,沒仇練身體。

有說是失業率暴漲,賦閒在家又沒收入的人一轉身便成暴民,閒著也閒著,搶點東西補貼補貼。

劉杯杯覺得以上皆是。

但其實還可以從更深層的「社會流動性」(social mobility)的角度來看這事件。

所謂「社會流動性」指的是,個人或家庭在社會上的階層裡向上向下或水平流動的順暢程度,以經濟能力或社會地位作為具體區隔因素,通常指的也是向上的流動。

白手容易起家,窮人不難翻身,就叫作「社會流動性」高。

像美國人津津樂道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就是「社會流動性」的具體呈現。

對充滿希望的人們而言,「美國夢」所代表的意義是,人們不需靠爸,也不需仰賴其它的協助,在一個機會平等的社會中,只要通過自己的工作勤奮努力決心,就可以向上提昇自己所處的社會階層。

放在台灣,就是三級貧戶之子也可以當總統的意思,多麼勵志,又是多麼的振奮人心,只要我打拼,一定會成功。

當初《五月花號》(Mayflower)的清教徒千辛萬苦遠渡重洋來到新大陸,篳路藍縷以啟山林,不就是抱著這樣的心?

曾幾何時,美國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新世紀以來經濟起飛所創造出的財富都集中在少數人手中。

美國民眾脫離貧窮到中產,或由中產晉升到富有階層的機會越來越少,跨階層的機會近乎不可能;更慘的是,下一代會比上一代機會更少,世世代代不能翻身。

美國夢,夢成空!

事實上,美國新貴族階層已經出現;一個家族中輪流當總統、州長、參議員的比比皆是,家族財富一傳可以到6、7代;美國總統自己就是富二代。

當社會階級固化之後,進取心就沒有了。

窮忙半天都是為人作嫁,打拼一輩子還是在底層徘徊。

何必呢?

在這種時候,有個什麼風吹草動,不就振臂一呼,應者群集了嗎?

在美國總統動用軍隊的聲聲威脅中,劉杯杯浮想聯翩:

1989年的6月4日,也有個動用軍隊鎮壓人民的事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