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飯桶 | 劉廣華

學校會議有點延遲,都過了午餐時間,長官貼心發了餐券;飢腸轆轆的劉杯杯一散會就往餐廳跑;自助餐檯上一盤盤的菜餚所剩不多,有些狼藉;不過,餓的人甚麼都好吃,挑著撿著也是滿滿尖尖一盤;付帳時,餐券之外還補了些差價。

突然旁邊一位熟悉師長驚呼:「你中餐要吃到這麼多喔!」

感受到前前後後瞟過來的目光,做壞事被抓到一樣的,胡亂回了句話,落荒而逃。

劉杯杯從小食量就大,記得國高中發育時期,中午便當通常是大約半個豎直巴掌深,差不多半個標準電腦鍵盤的長寬,四四方方的大鐵盒,緊緊實實的壓滿了飯,上面厚厚鋪上一層黑光油亮的豆豉絞肉。

就這樣,到了下午4點左右還得去福利社來一碗米粉羹,不然很快就會沒電。

即便到現在,雖然主食吃得少了,但食量也沒什麼降;之前孩子都還在家時, 一家四口的晚餐沒有個4、5道菜都不算吃到飯。

正面來看,食量大的另一面其實就是消化良好順暢,新陳代謝旺盛,身體機能良好的意思。

史有明證。

戰國時,趙國苦於強秦之侵,趙王想要起用退休的大將廉頗帶兵抵抗,但不確定他還行不行,就派人探視;廉頗看到趙王使者來訪,展示武藝之外,還連著吃了一斗米和十幾斤的肉,表示自己頭好壯壯,足堪大任。

當然,後來因為趙王使者被廉頗政敵收買,回去跟趙王說,廉頗雖然能吃,但中間上了3次廁所,暗示說廉頗外強中乾;搞到最後廉頗還是沒能復職,空留下「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遺憾。

楚漢相爭時,項羽設下鴻門宴要殺劉邦,樊噲踹翻幾個衛士持盾衝進席間,瞋目怒瞪項羽,頭髮上指,目眥盡裂。

項羽當然沒在怕的,口呼壯士,請他喝酒,又請他吃生的豬腿。

樊噲也沒在怕的,把盾牌扣地上,生豬腿放盾牌上,拔出劍來一塊一塊切著吃,硬是吃完那一條生豬腿,不只胃口好,顯然牙齒也不錯;後來又護著劉邦逃回營。

看來英雄好漢通常也是大肚漢。

話說回頭,食量太大也不見得是好事。

據說人一輩子吃多少東西都有定數的,早吃完自己那一份就早點掛掉,吃少一些慢一些,晚一點吃完就長壽一些。

像是,中醫有個「三分飢、七分飽」的概念,認為吃太飽造成腸胃負擔,容易引起消化不良、便秘等問題,如果變胖也會有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脂肪肝等毛病,還會變笨。

好吧,說得很有道理。

劉杯杯這輩子跟食慾的對抗就像是希臘神話中接受懲罰的薛西佛斯(Sisyphus),每天必須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而每次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滾回山下,永無止境地重複。

費盡心思的減重之後,時不時又開始原諒自己,就吃今天,明天再減回來;吃著吃著,再回到原點,那石頭又滾下山來了。

劉媽媽常說劉杯杯還在發育,可能是真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