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 | 劉廣華

幾年前因為工作關係跟大陸姊妹校師長聯繫很多,其中最讓劉杯杯困擾的就是大陸師長喜歡在社交軟體上用網名,在留聯繫資訊的當下如果沒有馬上在個人備註上加記職稱單位姓名等個人資料,或把網名改成本名,事後都要費很大勁才會知道是誰。

除了自己姓名的別稱、綽號、或是英文縮寫之外,有些年輕些的師長會喜歡用一些唯美浪漫帶古風的網名。

像是「青衫憶笙」、「素衣白裙」、「溫茶青盞寄浮生」、「涼酒青杯言塵世」、「墨染成畫」、「執念如花」之類的。

有的意義明確一看就明白,但有的意涵豐富,看好久都搞不太清楚是什麼意思?

同時也發現到,許多人喜歡帶有「千年」二字的網名,像是「千年轉身」、「千年回眸」、「千年等一回」、「千年一嘆」、「千年一遇」、「千年輪迴」、「奈何橋上等千年」等等。

加起來好幾萬年。

一路看下來,非常有悠悠時光,千年流轉,千年等待,千年孤寂,五百次回眸,只換得擦肩而過,椎心刺痛的感覺。

不免懷疑,如果不是明明不識愁滋味硬要惆悵強說愁的話,這些年輕師長可能都是失戀之後才來取的網名。

喜歡用「千年」二字倒也不令人意外,因為華文裡面很喜歡用「千」字來表達「多」、「繁」、「遠」、「久」、「實」、「難」、「罕」的概念。

如果有那樣的心境的話,「千年」二字使用起來就特別對味。

像是「千瘡百孔」說的是「多」,「千頭萬緒」說的是「繁」,「千里迢迢」說的是「遠」,「千秋萬載」說的是「久」,「千真萬確」說的是「實」,「千辛萬苦」說的是「難」、「千古絕唱」說的是「罕」。

再想深一些,在華人文化中,「千年」這概念好像是個關卡。

狐狸要修千年才能化為人形,輪迴要千年才有個完整循環,滄海桑田要山中一日世上千年,仙佛人妖鬼怪要戀上千年才夠蕩氣迴腸。

這也千年,那也千年;不管做什麼事,不弄上個千年,都不好意思跟人說做過這事。

西方其實也是有「千年」概念的,即所謂的「千禧年主義」(millennialism),意指一千年的時間循環;至於這一千年到底是基督統治世界的黃金時代還是世界末日,劉杯杯沒有研究就不敢亂說。

在劉杯杯的千禧年經驗中,只記得1999-2000年間有所謂的「千禧蟲危機」(Year 2000 Problem, Y2K),讓全世界的電腦程序設計師好好忙了一陣子。

另外也記得當時還流傳有16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斯特拉達姆斯(Nostradamus)的預言,說是在1999年12月31日上帝要懲罰人類會製造大災難使人類滅亡。

劉杯杯那時候還在美,才剛通過學位口試,眼前展現的是人生一片美好,聽到這種說法不免有些惴惴然。

當天晚上劉杯杯待在家裡一邊看電視一邊倒數,數完還等了一下,怕萬一數錯,一直等到外面煙火放完之後,看看世界還在,就很放心的繼續喝啤酒。

這都20年了世界還是在。

想想,既然趨勢如此,不知道網名要不要改一下,像是「千年杯杯」之類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