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本是同林鳥 | 劉廣華

網友貼出黨國大老愛女記述父女兩岸分離多年,後來相會之後的種種情狀,曲折婉轉至性至情,非常感人。

劉杯杯性情中人,讀著讀著數度熱淚盈眶,花甲老翁青衫濕。

父女之情之外,也敘述父母少年夫妻因動亂分開,再回頭時卻已各自男婚女嫁,唯一的連繫只剩女兒,即便後來兩岸開放來往,竟是再未相見。

以為生離,卻是死別!

現代版的孔雀東南飛,雖有遺憾,畢竟各有歸宿。

不過,其中有段記述卻是讓人頗有觸動:

「父親曾幾次詰問我:『你媽為什麼那麼早就再婚?我是十幾年後才再婚的,誰叫你媽這麼早就又結婚?』」

還是有怨的。

然而後來在女兒回報母親去世的噩耗時,父親回答:

「小燕,『我已經知道了!』我一驚:『爸,隔山隔水,您怎麼知道了?』父親說:『你媽昨晚來找我了。那年,我們在火車站分手的時候,你媽說的一句話是我好怕喲。幾十年來,我都想不起來,昨天晚上一下子想起來了,你媽在我耳邊輕輕地對我說:我好怕喲。我一驚,就知道是你媽不行了。』」

原來那怨竟是跨越幾十年的絲絲相連縷縷牽掛的不捨,畢竟曾經結髮夫妻,生死有靈。

突然很可以理解蘇東坡對亡妻的思念: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先父在老家也是結婚了的,但我們子女一直不知道。

先父來台時不過19歲,一直深信,也期待著「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還要回家的;等到了33歲,眼見反攻大陸無望才結婚,自此在台成家立業。

後來兩岸開放探親,先母時已逝,先父返回家鄉後發現少年結髮也已經再婚,夫妻和美子女成群一家和樂融融;有點弔詭的是,少年結髮竟然提議要放下現在家庭,琵琶別抱,跟先父破鏡重圓,先父還是拒絕了。

當時兩岸探親開放初期,雙邊經濟仍有不小差距,想來這樣的提議應該有參雜一些別的考量吧?

不由感嘆,人類親密關係中,就屬夫妻關係最為特別,可以情逾堅石海枯石爛,即便生死隔離仍舊矢志不移,但也可以大限來時各自飛吧?

只不過,少年夫妻老來伴;當走過歲月,歷經人世生離死別之後才發現,原來父母子女兄弟姊妹都可以因種種因素早早就離去,只有夫妻才是在柴米油鹽的平淡間,心手相攜不離不棄的最後人生伴侶。

想到一個笑話,不同年齡層男人各自給老婆發簡訊:「我愛你!」

20歲太太回覆:「我也愛你!」

30歲太太回覆:「酒喝多了吧?」

40歲太太回覆:「你沒病吧?」

50歲太太回覆:「發錯人了吧?看回來怎麼收拾你!」

60歲太太回覆:「退休了閑得慌是不是?爬山去!」

70歲太太不回覆直接給兒子打電話:「你爸病了,趕快帶他去看醫生!」

80歲太太回覆:「唉,今天一定是忘了吃老人癡呆藥了!」

等一下也給劉媽媽發一封簡訊看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