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認錯 | 劉廣華

東亞獨裁者神隱多日後再度現身;平地一聲雷,橫空出世!

霎時間,從政府機關部門到智庫情報組織,官員到學者,名嘴到靈媒,人人目瞪口呆;合不攏嘴的,流口水的,落下頦的,通通眼鏡掉一地,拄杖落地心茫然!

不是動手術臥床嗎?不是縱慾過度精盡人亡嗎?再不然也要腦中風血栓心肌梗塞,就算沒有99%死透,至不濟也要腦死植物人啊!

好端端地出來剪綵算個甚麼事?這不就是砸人飯碗嗎?

平心而論,國際情勢瞬息萬變,無論是多麼專業的大師學者,在做評論判斷,甚至預測時,沒有誰能夠百發百中;畢竟不是神仙,哪能鐵口直斷?

更何況,對於資訊不透明的國家或政治情勢,能據以判斷的資訊不但相當有限,往往又不正確,做出錯誤判斷在所難免,沒甚麼了不起的,吃燒餅難免會掉芝麻。

猜錯就猜錯,sorry,臉紅一下,揮揮衣袖,站起來又是一條好漢!

問題是,猜錯不認錯,還要找理由狡辯。

這兩天就看到許多所謂的專家學者名嘴,不但不認錯,之前說的都不認帳,還去比對人家臉型、痣、牙齒、胎記,甚而背板、日期格式、身邊其他人的外觀;費這麼大的勁瞎折騰只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人家是假的。

還有辯說,說人生病沒錯啊,人家那麼胖,就是生病啊!

狡辯可以到這個地步,死都不認錯,也算極品。

說死不認錯,其實還真不是形容詞;到死都還不認錯的,史有明證。

楚漢相爭時,西楚霸王項羽即便力拔山兮氣蓋世,卻耐不住一路犯錯,原來的十萬大軍打到只剩28騎,四面楚歌兵敗烏江;都到這時候了還不認錯,跟部下說:

「吾起兵至今,八歲矣;身七十餘戰,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於此,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這意思是說,我打仗打了八年,七十幾仗都贏了,這次輸是老天爺害的,不是我的問題。

明朝末代皇帝崇禎在李自成攻破北京之後逃到媒山,在上吊自盡之前也說:

「諸臣誤朕也,國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棄之,皆為奸臣所誤,以至於此。」

到死都還要罵別人說別人是亡國之臣,他不是亡國之君;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事實上,崇禎剛愎自用,治國無方,中反間計殺了袁崇煥,又不斷換人,總督巡撫尚書閣臣一直換,最後上吊總算是把自己換掉了。

不認錯其實是一種逃避責任的機制。

我怎麼可能犯錯,如果我犯錯,那一定是別人害的;歸咎於別人可以在心理上減輕自己的責任,在表面上維護自己的自尊。

可是,老說我的眼睛有業障,都是假的,並不代表事情就不見了,烏龜把頭縮進殼裡只是看不見而已,頭總要伸出來,事情總還在啊。

判斷錯誤就認錯,就是如此簡單,有什麼好狡辯的呢!

對「死不認錯 | 劉廣華」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