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漫談 4/28/2020 | 鄭可漢

跳脫台灣島心,放眼中原、世界:

1. 死亡率超美國,瑞典首都“群體免疫”下月見效?

全球首個實現“群體免疫”的國家將是瑞典?瑞典駐美國大使奧洛普斯多特26日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宣稱,斯德哥爾摩已有30%的人達到“免疫”,5月就可以實現“群體免疫”。此前一天世衛組織剛宣佈沒有證據表明新冠肺炎治癒者可“免疫”。瑞典人真的能實現“群體免疫”嗎?目前,瑞典是世界各國中防疫措施最寬鬆的國家,它堅持不隔離、不封城、不進行大規模檢測的防疫政策,遭到了不少質疑。最新數據表明,瑞典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比採取嚴格封鎖措施的北歐鄰國高十幾倍,百萬人口死亡率甚至高過目前疫情最嚴重的美國。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稱,越來越多人認為瑞典的抗疫政策是將民眾變成“群體免疫”的實驗小白鼠。

2. “羅斯福”號航母所有艦員都已完成檢測,近千人確診

據美國DefPost網站4月27日報導,美國海軍當天宣佈已經完成對“羅斯福”號航母上所有艦員的新冠病毒檢測工作,目前累計已有955例確診病例,其中14人已經康復。

3. 疫情倒逼“老歐洲”莫再老下去:“老歐洲”與新危機 (西班牙作家喬爾豪•阿古德羅(Jorge I. Aguadero Casado))

新冠肺炎疫情動搖了歐洲的根基,以至於人們重新開始討論歐盟存在的意義。原因是歐洲被感染者的死亡率和傳播速度都比預期高得多,尤其是意大利和西班牙。歐洲一直以文明發達、一流的醫療水平和設施著稱,但根據世衛組織提供的數據,此前遭疫情肆虐的中國、韓國死亡率和病毒傳播速度比歐洲要低得多。此外,在西班牙和意大利,有超過萬名醫務人員感染。這說明當地醫療物資嚴重匱乏,即使是訓練有素的醫務人員也沒有得到保護。

直到3月初,歐盟仍沒有予以重視。歐盟內部各自為政、各行其是,並沒有考慮如何共同應對新冠病毒。而且,那時歐洲各國的防控措施在落實上還打了折扣。儘管英國要脫歐,但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它應加強和歐盟的合作來共同應對新冠病毒,可惜倫敦並沒有這樣做。

對大多數歐洲人來說,世界只有兩部分:歐洲和非歐洲。由於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和發達的經濟文化,歐洲人從殖民時代開始就有種優越感,崇尚自由,習慣於閒適地生活。如果歐洲人不用殖民時代的老眼光看待自己和世界,客觀地認識到歐洲只是世界的其中一部分,歐洲會比現在的發展快很多。客觀來說,儘管我的亞洲朋友之前告訴過我新冠病毒的恐怖,但長時間禁足的做法對我來說太奇怪了,感覺無法理解,但現在我知道禁足的意義。

此前,歐洲議會拒絶了南歐國家提出的“新冠債券”和共同分擔抗疫費用的提議,最讓我們受傷的是他們拒絶的方式非常冷酷。荷蘭首相馬克·呂特的回絶斬釘截鐵,荷蘭財政部長沃普克·霍克斯特拉建議調查為什麼有些國家沒有預算來應對疫情。這種姿態只能增加南歐國家民眾對他們的反感。其實,儘管都是歐洲國家,出於文化和價值觀上的不同,面對疫情應該採取措施中的倫理問題,南歐和北歐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對“群體免疫”的不同態度,恰恰反映了這一點。

4. 西班牙體育明星聯手發聲對抗新冠病毒

西班牙四大體育報《世界體育報》、《馬卡報》、《阿斯報》和《每日體育報》歷史性地聯手,與納達爾、加索爾及13位西班牙體育明星一起發起活動對抗新冠病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