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瘟疫、中美對抗與逆全球化 | 郭譽申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須等疫苗問世才會結束,估計至少還要一年。中、美自兩年前開始貿易戰,新冠疫情讓中、美的對立愈益尖銳,看來會持續多年。全球瘟疫和中美對抗都影響世界經濟,似乎不利於全球化,全球化的世界格局要大變了嗎?

全球瘟疫讓世界經濟跌入谷底,也讓國際貿易大幅萎縮,不過瘟疫與逆全球化其實關係不大。首先,新冠肺炎疫情看似嚴重,其影響大約就是一兩年,等疫苗問世或很多人都產生抗體,其影響就會逐漸消退。其次,瘟疫影響國際人流,卻並不影響對國際貿易和全球化更重要的國際物流。其三,瘟疫使經濟活動銳減,因此造成商品需求和國際貿易的萎縮;而非瘟疫直接導致逆全球化。即使國家把生產鏈移回國內,下次瘟疫仍可能發生在國內,換言之,瘟疫的發生只能聽天由命,生產鏈移回國內的逆全球化減少不了瘟疫風險。此外,轉移生產鏈需要新增投資,現在經濟大壞,廠商但求圖存渡過難關,根本很少有能力新增投資,以轉移生產鏈。廠商即使想要轉移生產鏈,也會等一兩年,等到新冠疫情過去,世界經濟復甦,再採取行動。

如上述,全球瘟疫與逆全球化關係不大,真正影響全球化的還是中美對抗和貿易戰。美國敵視中國,大幅提高從中國大陸進口的商品關稅,是會逐漸改變美國的進口供應鏈,未來有可能形成中、美兩個區隔的國際市場,使國際貿易不僅取決於商品的品質和價格,還要考慮政治關係。這是一種逆全球化,不過全球瘟疫使廠商無力貿然轉移生產鏈,反而會延遲這種逆全球化。

新冠疫情重創美國經濟,美國的一些檢察官和律師竟對中國政府的抗疫作為提出民事訴訟,要求中國賠償鉅額經濟損失,而且有部份西方國家應聲附和。西方國家會因疫情而聯手抗中嗎?美國控訴中國政府的國內作為不符合國際法和美國國內法,徒然升高美、中的對抗情緒,顯然是為了律師撈錢、總統大選及政治人物推卸防疫責任,其他國家不會看不出來。川普總統高唱「美國優先」,逼迫盟友提高分攤軍費,威脅歐盟提高進口關稅,加以美國對外國的長臂司法和金融管轄 (參見《了解美國陷阱》及《世界不得藏黑錢 美國例外》),都令盟友很不滿,因此西方國家是不可能真心與美國聯手抗中的。

以上數端都顯示,疫情的影響是短期現象,而全球化與中美對抗的世界格局不會大幅改變,較大的改變至少要等全球疫情逐漸消退。美、中都是經貿大國,美國的國際匯率GDP (21.44兆美元) 勝過中國 (14.36兆美元),但是中國的購買力平價GDP (27.31兆美元) 勝過美國 (21.44兆美元),這兩種GDP都是重要經濟指標,因此中、美的經濟實力是在伯仲之間。新冠肺炎疫情維持世界格局大致不變,但是對美國經濟的損害 (失業率已達15%) 明顯超過對中國經濟的損害,看來病毒和時間是站在中國這邊的!等疫情過後,美國將更難壓制中國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