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太陽 | 劉廣華

漸入老境,每晚大概九點以後就呵欠連天,想到精神奕奕熬夜翻譯寫東西的美好過去,不免心生感慨,韶華易逝美人遲暮,一尾活龍垂垂老矣!

無事以當貴,早寢以當富;閒事少管,廢話少說,無事莫生非,早睡才能頭好壯壯。

麻煩的是,早睡就不可避免的要早起;有時不到早上五點,拂曉殘月將沉未沉,黯淡天光將亮未亮,雞都還沒醒咧,劉杯杯卻等不及晨光穿戶,就起床了。

真是少聞雞聲眠,老聽雞聲起啊!

早起好處是,不會弄妝梳洗遲,輕鬆閒適梳洗沐浴刮臉剃鬚整理頭面吃完早餐後出門,往往還不到清晨六點。

這幾天春暖花開天清氣朗,一早就曙光大亮;向北行車五揚高架上,竟是前後不見來車,孤車獨行,頗有念天地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之感。

車行至林口路段最高點,還沒來得及醞釀那一絲生也有涯而宇宙卻浩瀚無窮的感嘆,已是坡行向下。

是速度造成的錯覺吧,霎時間感覺整座山迎面直撲而來;晨曦初照,紅艷艷的朝暉映襯著一輪紅日掛在山頭上,似近實遠,恍惚間好像伸手可得,直欲攬而入懷。

好一個旭日東昇!

下班時亦然,也是在最高點的林口路段,開著開著就直面遠遠懸在山頭上,閃爍萬道金光,映出天空流雲溢彩的桔紅色落日;而往往就在一轉彎之後,亮晃晃的落霞瞬間消失,遠處的桃園市區天際線也就慢慢的轉為黑藍色,化成一大片的陰影。

這種上下班面對兩個太陽的日子,劉杯杯倒也不討厭,雖然不敢直視,開車中也就只能一瞥;庶民美景,日常生活中的小確幸。

過了好久之後才不經意想到,明明高速公路上南北行走,怎麼就變成東西方向了呢?

好奇心旺盛的劉杯杯後來看了地圖才搞明白,因為在地理位置上台灣並非規規矩矩的頭向正北,尾向正南;台灣本島北部其實是稍稍向東傾斜,所以跟正北的方向是有差異的。

這就形成在高速公路北部路段上感覺是向北行駛,其實卻是面向正東方行進;一樣的,感覺是向南行駛,其實卻是向正西方行進。

也因為這樣的錯覺,很多人以為松山機場在北,桃園機場在南;事實是,松山機場比桃園機場還靠南邊。

同樣道理,臺北位置比臺東還要偏東邊,臺東則比臺南還要靠南邊。

搞清楚了,但想想好像也有些太認真了!也就是上班看日出,下班看夕陽,有什麼好追究的?

想到供奉於台北汐止肉身不壞的慈航法師圓寂前留下的一首遺偈:

只要自覺心安,

東西南北都好;

如有一人未度,

切莫自己逃了。

說的真對,只要自覺心安,都好!

劉杯杯年屆耳順,還是能吃能睡能跑能跳;每逢周末假日,劉媽媽犒賞滷蛋豆干海帶豬頭皮兼坐檯,劉杯杯自斟自酌,二老沒事曬曬恩愛,只羨鴛鴦不羨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