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不像三分樣 | 劉廣華

網友傳來一個《華盛頓郵報》所做街頭實驗的文字跟影片;說的是世界級小提琴家刻意不修邊幅的在地鐵做街頭表演,演奏的是巴哈作品,用的是價值350萬美元的琴。

孰知要花200美元購票才能進入劇院聆聽的大師表演卻為路人忽視;人來人往都在匆匆趕路,沒幾個停下來欣賞的,當然偶爾也有投錢的;演奏了45分鐘之後實驗結束,大師賺了捐獻金35美元,大概就是單張門票價格的1/6強。

這實驗的用意在測知,在一般環境跟不適當時間的狀況下,一般人的我們可否感知美?若能,會欣賞嗎?若欣賞,分辨得出好壞嗎?

實驗在結論中感嘆,當世界上最傑出的音樂家用世界上最好的樂器演奏出世界上最好聽的音樂時,人們卻連暫時留步傾聽都做不到,只是不斷的汲汲前行,我們實在錯過太多美好事物。

很有道理!

這麼傑出的表演竟然聽不出來,世界知名大師也認不出來!多數人的我們真是有耳不聞,有眼如盲啊!

言重了!

要說多數人的我們都是有眼不識泰山也有些冤枉,因為光憑外表其實是認不出天才或大師的。

法國軍事天才拿破崙一世(Napoléon Bonaparte)就是個身高不到160公分的矮冬瓜。

戰功彪炳勇猛驃悍的北齊蘭陵王高長恭卻長得一點都不雄壯威武;根據史書的描述是,「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白美類婦人」;說白了,就是個娘娘腔。

誠如孔子所言,「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如果純以外貌來作為個人能力或天分的判斷基準,就很容易出錯。

可是如果不以貌取人,那就要有充分的時間跟人相處,慢慢來往了解個性興趣喜好,才發現得了才華不顯曖曖內含光的低調天才。

說白了,錐處囊中,卻也要假以時日才能「其末立見」啊!

可現實的狀況卻是,一般人如果要在第一眼就判斷出陌生人的身份,就非得以貌取人不可。

說到底,以貌取人不是因為人們都現實,而是因為這是人們迅速做判斷的捷徑。

這就是為什麼「像不像三分樣」很重要的道理。

誠所謂「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即便是佛,也要塗金,就算帥哥,不免華服;道理很簡單,是佛,就要看起來像佛。

實驗中的小提琴大師人在街頭,還蓬頭垢面的一臉破敗相,說是大師,又有幾人能信?

所以,如果不是要刻意騙人,那就該是甚麼樣,就要扮成那個樣;人家好判斷,也不用瞎猜。

想到另有個實驗是,在課堂中向學生介紹路人甲是著名化學家,再由路人甲煞有介事的把蒸餾水說成是新發現的化學溶液,請在座的學生聞到氣味時就舉手;結果多數學生都舉起了手。

這是個反例。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說的就是這個事;「三分模樣七分裝」,本來沒有的事,裝一裝,看起來是那麼回事,人家也就信了。

劉杯杯也就是這樣,平常上班沒事就打個領帶什麼的;究其實際,正是因為滿肚子的草包,不裝不行,維持頭臉乾淨衣裝齊整,算是遮羞,也是欺敵。

「像不像三分樣」,拉大旗作虎皮,嚇嚇人也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