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保與美國基督教、資本主義 | 郭譽申

撰寫此文的緣起是我和長期居美基督徒好同學的Line對話:

我:「台灣有全民健保,美國富裕得多竟沒有,說不過去。何況美國多數人還信基督教,基督之愛到那去了?」

他:「全民健保,是普世價值?這議題顯然在美國是沒有認同的。…費用負擔總是個問題,按人性,或說資本主義標榜的利己為上。這顯然不是基督的教導,不是嗎?基督團體關心、照顧弱勢,一直如此,還不達標?」

先釐清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提供所有人民廣泛而適度的醫療支持,病人的醫療費用由全民健保支付大部份,病人支付小部份。由於病人要支付部份費用,病人不會隨意浪費醫療資源。經濟條件好的民眾可以在醫院建議下,採用及自行負擔某些健保不給付的高階醫療資源,因此全民健保既照顧了一般民眾,也考慮到高品質的醫療需求。全民健保的保費類似於累進稅率,富人分攤多一些,而窮人分攤少一些。實行全民健保必須有一定的經濟條件,台灣能實行全民健保,美國比台灣富裕得多,當然更有能力實行全民健保。

美國醫療費用昂貴,卻沒有全民健保,使幾千萬人沒有醫療保險。這些人幾乎不敢生病就醫,然而生老病死,誰能避免?若一個人生了重病,全家都很可能陷入困境絕境。這種狀況既可憐又增加社會的不穩定,國家何能坐視?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似乎更呈現了美國沒有全民健保的不利和可悲。

每個社會的價值可能不同,沒必要討論是否有普世價值。在此只比較美國的主流價值自由、民主與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是具體的實務;相對於全民健保,自由、民主則是較抽象的概念。全民健保真正影響到全民,而自由、民主其實只影響到部份人,甚至是少部份人。民主制度跟大部份人不直接相干(很多美國人從不投票就是證明),跟一般人相干的部份在於保障個人自由,而個人自由只影響那些要發表獨特言論(言論自由)或信仰特殊宗教(宗教自由)的人。全民健保既具體又影響所有人,比抽象而影響層面較窄的自由、民主更有價值得多啊!

我有不少好同學,是基督徒,長期定居美國。我不懷疑同學們的愛心,然而個別的愛心和行動絕比不上全民健保的制度化醫療保障。查閱維基百科的美國宗教信仰(2007年的官方估計),基督新教占比51.3%,天主教占比23.9%,若加上其他的基督宗教,占比則將近80%。假使美國的基督徒都有愛心,一起來推動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是不可能不通過立法的。美國不是有了不起的民主制度嗎?以此角度看,美國基督徒的愛心確實不達標。

美國長期無法建立全民健保制度,筆者相信是因為資本家的掣肘。若實行全民健保,醫療體系要有大幅度的改變,將損害醫療領域大資本家的龐大既得利益,他們於是操控媒體輿論,造成很多民眾不認同全民健保,如我的同學所說。美國被資本家操控,以抽象的自由、民主說辭,逃避具體的全民健保保障,呈現資本主義的明顯缺失。全民健保涉及全民的健康和生命,美國有能力卻不實行全民健保,是人權有虧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