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 劉廣華

因疫情關係,G20召開緊急會議,開了90分鐘,決議共同投入大量資源拯救遭到重創的經濟,總金額高達5兆美元;這是G20首度以視訊會議實施,看他們達成的具體協議,顯然視訊進行也很有效率,跟見不見面沒有什麼關係。

學校從本周開始,也使用視訊召開行政會議,上百人的會議,進行得有條不紊,該發言的該報告的該回應的,按部就班行禮如儀。

劉杯杯前幾天也使用視訊分別跟美國、日本的姊妹校談合作事項,雖然對方遠在地球另一端,而學校參與同仁也各在不同校區不同辦公室,但跟對方討論議題時卻是行雲流水毫無滯礙,順利完成。

拜社交通信科技進步之賜,多方遠距溝通早已不是問題;而在視訊更為便利的現在,通話各方更可以互相見到對方,畫質也不差,幾乎是如同面對面一般的談話;天涯若比鄰不再是比喻,而是事實。

視訊雖然方便,有時磕磕碰碰的也有些問題;像是講著講著突然斷線沒影像,或聲音斷斷續續,有干擾雜音之類的;這當然都是技術問題,牽涉到設施良窳頻寬大小信號強弱,都可以解決。

有時候卻不是技術或設備問題。

記得2017年3月,英國BBC跟韓國釜山大學政治學教授Robert Kelly做視訊連線訪問談論南韓總統朴槿惠彈劾案時,該教授的小孩突然亂入闖進房間;一個大搖大擺地跳著舞步靠進鏡頭,另一名小嬰兒也駕著學步車跟著闖進來;正尷尬時,媽媽一個箭步衝進來又拖又抱的帶出小孩,解決危機。

爸爸的尷尬,小孩的無辜,媽媽的驚慌,笑翻全球觀眾。

有人質疑,為甚麼教授一臉尷尬卻死都不站起來把小孩帶出去?有人代為緩頰,說可能是雖然上身西裝畢挺,下身應該只穿內褲吧。

這個有可能;因為劉杯杯每次視訊時,也會刻意打上領帶,再把鏡頭帶到有書或是學術氣息濃厚一點的背景;總不能一邊開會,結果後面卻帶出吃剩的便當盒,雜亂的桌面,或是清涼圖片的畫面吧?

這個問題其實早有聰明人想到。

像是最近特別流行的Zoom視訊軟體就有所謂「虛擬背景」(virtual background feature)的功能,有一些內建的背景,像是風景、幾何圖片,或甚至就是單色背景,用來在視訊會議時遮住背後的雜亂,或亂入的小孩,感覺很好用。

不過,聽說也有更聰明的人,尤其是學生,在視訊上課時利用這個功能上傳自己專心聽講的照片,實際上該幹嘛還幹嘛;更高竿的還能上傳帶有點頭稱許恍然大悟,思索等表情,以及作筆記喝水,無限循環的影片;這已經是電影《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的段數了。

有出招的,就有接招的;究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看本事了吧?

看來這招劉杯杯要學一下,下次去夜店,萬一劉媽媽查勤,就傳一張打坐的給她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