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名單 2.0 | 劉廣華

2020年歲在庚子,說是庚子年有大災,從八國聯軍到大躍進大饑荒都發生在庚子年;果不其然,開年至今,瘟神當道,迄今土洋華佗俱皆無奈小蟲何!

由於各國紛紛實施不同程度的鎖國,送有交換生或選讀生來學校的各國姊妹校也都配合自己政府政策而有不同的因應措施;對於想走的國際生主要是要求學生在某一特定的時間前返國;對於想留的學生則是關心萬一台灣封城停課,本校對於留滯的國際學生有否繼續提供住宿、生活照料,或是可否繼續上網路課程等等一類的問題。

辦公室當然是一一依學校既定規劃措施回答,也尊重學生的去留意願。

有趣的是,多數在校國際生的決定是續留,至少把這學期讀完;甚至有人問說,若是這學期結束,而疫情仍無改善時,可否再續留?家人也都鼓勵他們如此做。

顯然對於這些國際生而言,相對於家鄉,在現階段台灣是相對安全的,寧可不回家。

台灣防疫工作頗讓人引以為豪。

事實也是;相對的例子是,當歐美各國疫情趨緊時,台灣留學生爆發逃亡潮;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啊,這地方不能待了,趕緊回來才是,還是家裡好。

誠然,這一波返國的留學生對於台灣防疫也造成不小挑戰;幾天內確診數就從2位數跳升至3位數,看來怵目驚心;若干民眾也頗有微詞,覺得這一批留學生返國潮把病毒都帶回來了。

疫情主政官員緩頰,說是:「母國怎麼可以拋棄他們呢」;說得很好,很讓人擊節嘆賞。

事實上,各國對自己的國民都是這種態度的,自己國民有了危險,母國當然要張開雙臂擁抱入懷。

不過,對於目前的台灣而言,這敞開的胸懷似乎不包括滯陸台商家屬留學生在內,尤其是在湖北的台灣人;主政單位竟然有份所謂的「註記管制」名單在管制著這批人,讓他們不能個別搭機回來,要等遙遙無期的包機。

不由得想到台灣威權時期的黑名單;當時有許多所謂的左派台獨或異議份子被列入黑名單之中,在國外有人監視,想回國無法回國,個人與家庭的返鄉權利都受到嚴重的侵害。

較為知名的諸如蔡同榮、蔡正隆、郭松棻、李應元、許添財、金美齡、黃昭堂、陳婉真、許信良等都在名單上,連奔喪都不行,往往幾十年回不了家。

為了突破這樣的限制,從1988年到1991年之間,黑名單上的人士發動了一波波的「海外黑名單闖關回台」行動,偷渡回台,即使被捕也毫無畏懼;上述的陳婉真、許信良、李應元,就都曾經闖關回家。

到了1992年,威權不再,所謂的黑名單終於成為歷史名詞;思鄉遊子終於可以自由返鄉。

哪知道物換星移世事多變,真是印證了「30年河東,30年河西」那句話;30年後,黑名單2.0再現;雖說事情不同,但本質卻是一樣的,都是有家歸不得。

唉,劉杯杯不由大嘆,天涯豈是無歸意,爭奈歸期未可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