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殲滅」vs「佛系抗疫」 | 盛嘉麟

現在流行「佛系抗疫」的說法,英國、德國、瑞典、丹麥將來大概就是這樣幹了,有別於中國及台灣、韓國的「徹底殲滅」的作法。實際上「徹底殲滅」需要有強大的國家力量、醫療能力、社會動員、國民服從…等條件,而英國、德國、瑞典、 丹麥這些歐洲福利國家已經沒這個力量。 

我真佩服歐洲火人自圓其說的阿Q精神,「佛系抗疫」的理論是:

  1. 新冠肺炎死亡率只有1%-2%,不是鼠疫、霍亂,任其蔓延也嚇不死人。
  2. 除了重症需要就醫,其餘症狀在家休息,自我康復,反正現在沒有藥。
  3. 所謂重症就醫不過是照顧並延續病人的生命,等待病人免疫能力克服病毒。主要目的是防止大量病患湧入醫院,壓垮醫療體系。同時等待疫苗或藥物的出現。
  4. 讓無症狀病人,輕症狀病人自由生活,傳染病毒,有一天到達臨界點,感染了60%的人口,病毒無力傳染,造成社會的「集體免疫」,從此新冠病毒就變成普通流感,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這個基於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受到挑戰的地方是,如果任其蔓延,德國60%的人口最終感染為病人,乘以1%-2%的死亡率,以德國為例,8500萬 x 60% x 1.5% = 76萬人,這個死亡人口的代價也很驚人。

「佛系抗疫」的學者再提出:

德國每年生老病死,正常的人口替代是大約死亡總人口的1%。
8500萬 x 1% = 85萬人,這85萬人是生老病死的末端人口,會以各式各樣的理由死亡。
估計新冠病毒帶走的76萬人,其中有70%,即53萬人,是65歲以上的體弱老人及患有其他嚴重疾病的人,也就是生老病死的末端人口。
76萬-53萬=23萬人,這才是新冠病毒帶走的真正的死亡人口。
新冠病毒相對病毒的死亡率是 23萬/8500萬 x 60% = 23/5100 = 0.45%
如果再換算成相對總人口的死亡率是 23萬/8500萬 = 23/8500 = 0.27%
對付一個0.27%~0.45%死亡率的流感疾病,需要付出像中國那樣巨大的醫療資源、經濟損失及社會成本嗎?
所以英國、德國、瑞典、丹麥這些歐洲福利國家決定把新冠病毒視為將來與人類共存的普通流感疾病。

「佛系抗疫」的學者對中國(及台灣)韓國的警告:

中國「徹底殲滅」的作法,是把整體中國人口保衛在一個無病毒的環境裡,使絕大部份的中國人沒有自然產生新冠病毒抗體的機會,沒有社會的「集體免疫」,將來新冠病毒必然會再來,中國、韓國是不是再來一次封城、封省、全國總動員來對付?

「徹底殲滅」中國學者的說法:

中國有14億人口,按照歐洲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這樣的「佛系抗疫」模式,將要任其死亡1260萬人(德國76萬人),不能接受。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有義務醫治所有的國民,不分老、幼、病、弱勢。
中國的封城、封省、全國總動員把「佛系抗疫」估計的死亡1260萬人,壓低到實際的3217人,成果卓越,絕對值得。
中國有足夠的國家力量、社會力量、醫療力量、經濟力量,選擇了「徹底殲滅」的做法,沒有強大力量的國家只能選擇「佛系抗疫」的做法。
如果一年後新冠病毒有疫苗及藥物出現,新冠病毒就不是問題了,「佛系抗疫」放棄的德國估計的76萬人、53萬人或23萬人,就算白死了。
新冠病毒如果再來,或者任何新的病毒,中國有力量,來一次「徹底殲滅」一次。

對「「徹底殲滅」vs「佛系抗疫」 | 盛嘉麟」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