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馬威 | 劉廣華

最高民意代表主管在臉書抱怨,遭恐嚇報案了之後,台北市警方卻是半個月不聞不問,連巡邏箱都沒人簽名。

這下子舉國譁然!

有趣的是,正要猛K那不長眼不開眼沒眼色的警方時才發現,原來巡邏還是有人巡邏,只是沒有簽名而已,因為現在都用QR code;而轄區派出所也不清楚是否有恐嚇案,因為所謂報案,就是請國會聯絡人告知警政署而已,也沒走正常程序;委屈的主管部長先是說已破案,再是說還有二次恐嚇,所以不算破案。

於是,各種陰謀論紛紛出爐,說是政治鬥爭者、派系鬥爭者、人事鬥爭者,俱皆有之。

劉杯杯退出江湖已久,為免因政治立場不同而破壞跟親朋好友舊雨新知同學同事鄰居熟人五百年修來的緣分,早已不談時事;只不過這件事情實在太搞笑,算不上時事,只能說是奇怪的蠢事,不免要談上一談。

首先很好奇的是,最高民意機構長官位高權重,令出必行,先別說很難受人委屈;就算是受了委屈,意見表達管道眾多,為何需要用臉書抱怨的方式來表達不滿?還要說出,「我都遭受如此的對待,一般老百姓該怎辦」這樣的話來?

說句公道話,以最高民意代表主管身分,要求警政署長來立正站好親自報告都有資格了;在臉書做小市民含冤上告的姿態,還真不是普通的扭捏。

正應了那句話,「那人,就是矯情!」

其次,更很難想像台北警方的膽子要有多大顆,要活得有多不耐煩,才敢對執政當局炙手可熱的當紅炸子雞做這樣的事?

好笑的是,地位天差地別的派出所所長,竟也施施然而來,不卑不亢的在臉書回覆:「啊是你自己要低調不要巡邏箱的,也沒聽過什麼恐嚇案報案啊!」

想到電影《海角七號》那茂伯,明明想上台表演,卻又只會彈月琴不會彈Bass,逼不得已之下,故作大方狀,讓其他團員決定是否讓馬拉桑來當Bass手;結果所有團員竟然不經討論就一致通過;茂伯一下火大:

「幹!需要回那麼快嗎?我國寶耶!」

不知道主管在誤以為沒人理他時,有沒有罵過:

「幹!我院長耶!」

話說回頭,劉杯杯凡夫俗子爬蟲類,雖然對上層氣象不明,但要說到陰謀論,卻也覺得不至於,因為這事情如果是刻意操作的話,就真的是操作得有點粗糙。

反而覺得可以從「下馬威」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下馬威」出自《漢書》,是作者班固在漢書敘傳》中記敘其伯祖父班伯自請擔任定襄太守,要好好整頓一番,定襄豪門大戶聞之,「畏其下車作威,吏民竦息」。

後來「下車作威」就變成「下馬作威」,進而成為「下馬威」一辭;指的是,官吏初到任時,藉端藉故找下屬麻煩,施以處分,以顯示威風,後來更是無論有無隸屬關係,只要一開始就向對方顯示自己的威力,就算是給人「下馬威」了。

想來,這件事的本質就是,長官以為找到機會下馬威,哪知卻不小心摔下馬而已。

對「下馬威 | 劉廣華」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