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華的前世今生 | 劉廣華

人困沙巴亞庇,晚來與同仁街頭覓食;找到個半露天販賣燒鴨燒鵝肉骨茶的美食檔,點了馬來風光、鹹魚芽菜之類具東南亞華人風味又鹹又辣又酸的菜餚,佐以Carlsberg啤酒,閒看街邊人來人往,漫觀天外雲捲雲舒,進退不得行程中的苦中作樂。

突然抬頭看到一棟破落大樓頂層大書「廣華」二字,路面層則分別開有戒指珠寶、腳底按摩、美髮三家店面;這也太巧了!

問了美食檔上招呼客人的幾位華族大媽,是那大樓的老闆名叫廣華,還是大樓本身的名稱是廣華?

一號大媽邊上菜邊抬頭看,狐疑地說:「啊,那上面有字咩?」

二號大媽皺著眉瞇著眼看,從左往右讀說:「搞錯是嗎你?是華廣呱?」

劉杯杯笑笑沒再多問,抬頭看著「廣華」二字,不由得浮想聯翩。

多少年以前,窮無立錐之地的貧困客家青年廣華,懷中揣著一撮故鄉的土,揮別了淚漣漣的老父老母,毅然決然地離鄉背井下南洋;在船上昏天暗地的暈了許多天之後,終於踏上了椰風蕉雨的婆羅洲沙巴。

在大英帝國的殖民統治下,勤勞的廣華面朝黑土背朝天,幫人種胡椒種橡膠種椰棕,與天爭與獸爭與土著卡達山人巴瑤人爭。

勤奮不懈的廣華終於存了第一桶金,有了自己的小生意,娶了來自故鄉的客家女人;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幾十年過去,小生意變大生意;人生得意的大老闆廣華蓋了廣華大廈,要傳諸後代子孫。

哪知子孫不肖,老頭子廣華撒手人寰之後,廣華大廈也就轉手他人分租,逐漸破敗;在繁華不再的街道上,大廈上頭的廣華二字就在風吹雨淋日曬中,字跡慢慢的模糊。

如果身後有靈,不曉得老頭子廣華會否知道劉杯杯廣華坐在此處看著廣華大廈想著是不是真有一位老頭子廣華?

想像力豐富的劉杯杯想到轉世的說法,想到前世今生。

華人社會一直有轉世的說法;像是蘇東坡就認為自己前世是五祖寺的戒和尚,還在《南華寺》一詩中說:

「…

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

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

王陽明也認為自己是一位老和尚轉世,還曾經親眼看到貌似自己的前世肉身舍利及牆上的一首偈語:

「五十年後王陽明,開門猶是閉門人;

 精靈閉後還歸復,始信禪門不壞身。」

耶魯大學醫學博士Brian Weiss用催眠回溯療法蒐集了許多病人的前世資料,寫了《前世今生》(Many Lives, Many Masters)系列的5本暢銷書;其前世今生的輪迴觀點其實跟華人的輪迴觀很像。

不過,他認為同一批靈魂會生生世世的降生在一起的觀點,劉杯杯頗不以為然;真是生生世世都要跟同一批人一起混的話,其實蠻無聊的。

看來孟婆湯或是劉德華那一杯忘情水是很有必要的。

正跟隨行同仁胡說一些前世今生的觀點下酒時;同仁說他有個朋友生了三個女兒,上輩子不知道做了什麼?一下子有3位前世情人。

嗯,劉杯杯沒有前世情人,上輩子守身如玉,這輩子讓劉媽媽賺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