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卻被無情惱 | 劉廣華

同仁離職,有人熱情宴請贈禮送行,離情依依如寒冬送暖;有人雲淡風輕漠然處之恍如路人;一熱一冷之間,當事者應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點滴在心頭吧?

或有對此稍有微詞,認為同事一場就算沒有500年緣分也總是因緣俱足,淡然以對者,躲不掉一句無情之譏。

此一說乍聽之下言之成理,細思之,卻是太過我執,也有些沉重。

蓋相交有深淺,人情有淡薄;人生在世,朋友同事間固有莫逆刎頸之交,當然也有點頭泛泛之友;人情來往的施與受之間說白了就像交易一樣,要展現出多少熱情,總還是看彼此的交情有多深。

交情其實是日積月累彼此麻煩出來的;讓我幫你一點,我也請你幫一點,就這麼一來二去的,在你欠我一點我欠你一些之間,交情乃見。

如果彼此互動不多,僅憑同事二字就要來談有情無情,其實有些勉強,多要了。

記得小時候有一位長輩,非常的不喜歡麻煩別人,甚至在遠從它縣市來訪之後,在已經準備好的狀況之下,連頓飯都不肯叨擾;這其實已經是見外了,讓家裡大人面對滿桌的菜餚尷尬不已;這位長輩當然後來就甚少來往了。

交情也是雙向的,你情我願才算。

剃頭擔子一頭熱這種一廂情願的狀況當然也是有,但這會牽涉到兩個問題:一個是「強迫」,另一個是「勒索」。

「強迫」指的是,有人會熱情的提供他所喜歡的給你,認為你也應該喜歡;只不過,你並不喜歡。

劉杯杯就曾經碰過熱情如火的同仁,在宴席上一直要幫著佈菜;無論拒絕多少次,也都說了不吃這菜,卻還是要不依不饒的夾,接受也不是,翻臉也不行。

其實,即便親如家人也有這種情形;網路流傳名言「有一種冷叫做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餓叫做奶奶覺得你餓」就是典型例子。

「勒索」指的是,有人會主動提供自認為有效的協助,然後要求投桃報李的回報;或是以好交情為由,要求提供協助,而不論對方意願,或是否力所能及。

像是,「我都幫你那麼多了,這次就一個小忙」;「別的同事能力都不行,只能靠你了」;或是「我們自己哥兒們,就拜託了」。

先別說那樣的協助是不是人家需要的?是不是幫了倒忙?僅僅要求回報這件事,就已經落於下乘,還是多要了。

當然,說人無情者,也許就是個情感豐富的直觀反應,不見得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的思考,無須苛責。

想到蘇東波的《蝶戀花 春景》: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很無謂的情思!

人家自在家裡庭園歡笑,知也不知你,識也不識你,你個路上行人,走便走吧,自作多情什麼呢?惱什麼呢?

多情也罷,無情也罷,就是個路人!人家熱情與否,關你啥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