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蹣跚走來的民主 | 郭譽申

國內書市有關政治或民主的書籍大半都是歐美原著的譯作,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的蔡東杰特聘教授(現職法政學院院長)是少數的例外,他出版了多本這方面深入淺出的專書,令人欽佩。《蹣跚走來的民主:歐洲歷史中的非主流制度與現代普世價值》是蔡教授2017年的力作,講述民主制度起於十字軍東征之後的歐洲,而終於擴張到大半個世界的歷史。

筆者欣賞作者的坦率態度。「如今民主早就超越政治主張或制度建議層次,更非所謂意識形態可以包納,差不多就是種『宗教』了。因此想客觀談論民主的『是非』,猶如跟宗教虔信者討論『神之有無』問題般,不只自找麻煩,更可能自討苦吃」,因此「『反民主』絕非本書主要目的」,但本書「至少是學孔老夫子『入太廟,每事問』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精神,個人還是想發揮一點刨根究柢的傻勁,試著從事實入手,從頭梳理一下跟民主相關的所有蛛絲馬跡。」「我們真正的敵人,其實是習於隨波逐流,無論認同與否都緊隨當下主流思潮起舞的應聲蟲。」

一般講民主的歷史都會聲稱,民主源於古希臘的城邦時代,作者卻不認同,認為「這種『古典』形式與現代民主在內涵與基本意義上其實差距甚多。」筆者認同作者的觀點,把民主追溯到不大相干的古希臘城邦時代,是一種「托古改制」,不過為了增加民主的正當性和說服力而已。

現代民主的發展是緩慢而蹣跚的,以發展最早的英國為例,大憲章的簽署和光榮革命的發生分別在1215和1688年,但英國的投票人口,「1832年來到4%,1867年升至8%,甚至到1911年也不過區區30%。」

現代民主一般被認為起於英國和美國,蔡教授在書中另外指出早於美國獨立的荷蘭的重要地位。1568-1648年間,荷蘭為了掙脫西班牙王室的統治,與西班牙發生「八十年戰爭」,並建立「七省聯合共和國」或叫做「聯合省」(類似「聯邦」或「邦聯」)。聯合省的實質最高權力機關在於七個省議會,而在其上則有僅具象徵意義的聯省議會,及虛位的奧倫治王室。地小人少的荷蘭能夠異軍突起,最主要原因在於它面臨北海和大西洋,當時最得海外殖民之利,富裕程度幾乎領先整個歐洲。

蔡教授對於民主制度是非常務實的。「雖然民主政治確實是比過去曾經是主流的君主制顯得更有人性一些,而且可能更符合民眾的需要,至少我絕不接受『民主是種終極式普世價值』之類的說法。而所以如此堅持的原因,固然由於當前的民主制度(如果它真稱得上民主的話)確實問題叢生,還需繼續努力縫綴修補,同時也基於個人對人類理性與智慧發展的信心;人類既可以從持續幾千年的君主制窠臼裡,奮力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當然沒必要將自己陷進另一個不完美的民主制泥沼當中,自以為別無生路。」

「從『現在這個民主制度』在歐洲發展起來的過程當中,我們應該可以很清楚地發現並瞭解到制度所擁有的『工具性角色』,亦即它不過是用來解決(權力)問題的一套辦法罷了。」「當這些以歐美目前經驗為主的制度模式,逐漸被擴散到第三世界新興國家之後,大家所看到的現象卻是,究竟制度民主不民主,經常成為政治改革中爭辯的關鍵,至於此種選擇到底能不能解決國家當下層出不窮的發展挑戰,反被本末倒置地擱到一邊去了。」這是蔡教授感嘆,新興國家的民主化時常失敗的主要原因。

多讀有關民主的著作,筆者幾乎得出結論:越是瞭解民主者,越對民主持保留態度,最多就是審慎的樂觀而已;而越是不瞭解民主者,越迷信民主,常把民主無端地捧上了天。可嘆後者的人數遠比前者多得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