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是中華民國存亡之戰? | 郭譽申

總統大選,蔡英文與韓國瑜不約而同都喊出要保衛中華民國,好像中華民國面臨了存亡之戰,有那麼嚴重嗎?看你從什麼角度看。

蔡英文呼籲群眾一定要把票投給她,只有她才能維護台灣的主權,否則台灣很可能變成香港的「一國兩制」和「反送中」狀況,即台灣需要擔心變成香港的芒果乾(亡國感)。蔡總統是以香港的「反送中」動盪來恐嚇群眾、騙取選票。誰有辦法出賣台灣主權?台灣是台灣,香港是香港,台灣的主要政黨和政治人物從未接受「一國兩制」,台灣怎可能突然變成香港的「一國兩制」?蔡總統的說法無非是「抹紅」韓國瑜和國民黨,而以反共、反中、保衛中華民國自居,真是空口說白話,不值一駁啊!

韓國瑜也說2020是中華民國的存亡之戰,他的說法是,蔡總統若連任將繼續搞台獨,逼使對岸發動統一之戰,因此中華民國已在生死存亡的關頭。韓是過慮了,蔡英文是隱性台獨,就算連任也不敢公開宣示台獨,因此兩岸關係很可能進一步惡化,但是還不至於發生統一戰爭,中華民國尚未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

蔡與韓所說的中華民國存亡之戰,都是言過其實的爭取選票說辭,然而從另一角度看,2020確是中華民國的民主存亡之戰。近年全球民主在退潮(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民主退潮的方式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突然停止實行民主制度,而是逐漸地讓其民主制度變得有名無實。一個執政者逐漸擴充其權力和各種資源(包括媒體資源),當它擁有的權力和各種資源遠勝在野者,人民於是只會聽到執政者的一面之詞,而在野者再也無法與執政者競爭政權,此時選舉民主仍然存在,卻成為虛應故事而已。

蔡總統全面執政三年半,一直擴充其權力和各種資源,並壓制國民黨的在野勢力。例如:立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藉以成立促轉會和黨產會,以追殺國民黨;檢調系統本就在法務部之下,因此很多司法案件辦不辦,自然大半取決於執政者;立院通過《公民投票法》修正案,讓公投與選舉脫鉤,使公投幾乎不可能達到投票數門檻;蔡總統提名了多數的大法官,使大法官釋憲成了蔡總統的囊中之物,而大法官竟釋憲認為,禁止同性婚幾十年是屬違憲之舉;立院通過綠營色彩濃厚的陳師孟等多人擔任監察委員,使監察院幾乎成為又一「東廠」;執政黨不僅主導大部份主流媒體,如電視和報紙,也大量控制網路上的主要「網軍」。執政黨幾乎已主導一切,還有何民主可言?

2020不是中華民國的存亡之戰,卻是台灣民主的存亡之戰。蔡總統全面執政三年半,已經嚴重侵蝕台灣的民主基石。若蔡總統繼續全面執政,台灣的民主將完全被掏空,民主制度將變得有名無實、虛有其表;反之,若蔡總統落選或至少泛綠陣營在立院不過半,則台灣的民主還能夠緩一口氣,稍微恢復政黨間的較公平競爭。筆者一介平民,無能為力,只能祈願天佑台灣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