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進危城 | 劉廣華

「敢來嗎?」

在地的合作夥伴這麼說。

就來了。

進城機捷上,有三位操粵語的大叔,兩位靠窗邊坐前後座,一位坐另一側的走道座;看來是朋友,不知為何不坐在一起?

人多,劉杯杯沒甚麼選擇,只好坐在他們中間。

大叔們的聊天應該很精采吧?都是粵語,不知在聊些什麼?

前座的,時不時的回頭;後座的,說著說著就前趨伏身趴靠椅背上;隔鄰的,跟土撥鼠一樣,不一會兒就伸頭側身參加討論;說沒幾句就前俯後仰哄然大笑,聲如洪鐘四座皆聞。

感覺大叔們身體很好!

劉杯杯有點無奈,不會講廣東話,抗議無力;取出耳機,開到最大聲。

入住酒店時,發現西方臉孔居多,亞洲人不多;是西方人趨之若鶩,東方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意思嗎?

想不出為什麼?

外出覓食,走在街道上,「狗官」、「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等塗鴉標語還是隨處可見;也看到多處塗有「小江」二字,看來沒有抱怨不是罵人不是口號,不知什麼意思?

刻意繞經先前親眼目睹遭大力破壞的商店;果如所料,在燈火輝煌的周遭商店掩映下,一片漆黑,整個店面外面用塑膠布包得嚴嚴實實的,在整修中吧!

雖說如此,街道上還是熙來攘往比肩疊跡連衽成幃,馬路上依然車如流水馬如龍,一眼望去熱鬧無比。

途經賽馬投注站,門裡門外人潮洶湧,滿地撕碎彩票。

進了街邊食堂,高朋滿座;天冷了吧?都在吃火鍋;劉杯杯一行就二人,被帶到牆角二人座上,也行;隨意點幾個小菜,吃了起來。

正吃著,突然一屋子人都興奮起來,人聲鼎沸,每桌都在討論著什麼?

舉頭四顧,原來是電視上正在賽馬直播;想來是哪一匹馬贏得冠軍了吧?一陣熱烈討論之後,聲量又漸漸降下。

原來,馬還是照跑的!

白天走訪偏鄉學校,從九龍油麻地到新界天水圍再到港島上的柴灣,是跨度很大的對角線。

幾條不同顏色的地鐵線換來換去,出入穿梭各個地鐵站,其實大眾運輸還是非常順暢。

眼前所見多是西裝革履套裝高跟鞋的上班族,進出車廂上下樓梯,一樣面無表情步履匆忙。

其實,這就是劉杯杯熟悉的香港,不是烽火連天的伊拉克。

想到之前聽到當地人描述現況時說:「平常天大家還是一樣啊,上班逛街購物;該怎樣還怎樣,日子還是要過的;周末就讓孩子們party去吧」。

好像真是如此。

原來示威遊行抗議催淚瓦斯防毒面具藍色水柱縱火破壞警民對峙等等,已經是周末活動的一部分;在很多市民心中,就跟假日出門踏青賞花逛老街是一樣的。

讓孩子們玩去吧!

劉杯杯腦海突然浮現一些對話。

「ㄟ!周末幹嘛?」

「沒事啊!」

「那…走吧;面罩護目鏡防毒面具,還有弓箭汽油彈帶了沒?」

這樣的場景想像有些超現實,畫面不是很銜接得起來。

平心而論,劉杯杯只是外人,就是個路人甲,搞不清楚到底香港最近的抗爭真相如何?腦袋不太夠用,至少想不出汽油彈跟弓箭最後能達成甚麼?

願榮光歸於香港,香港平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