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閒 | 劉廣華

一早就醒,梳洗畢出門,仍未見曙光,細雨綿綿如絲如線,濛濛綿綿一直下著;雖然風不急雨不大,氣溫卻有點低;食人之祿忠人之事,既然端人飯碗,淒風苦雨就是等閒事,天上不下刀子,就得出門上班去。

天色昏暗四處仍是一片漆黑;說是寒流,看著也冷,不過人在車裡,不太感受得到寒風刺骨;只見街頭冷清,路燈煢煢孓立,映照著時或呼嘯而過的車輛,濺起一片片水花。

一路上人車冷落車馬稀,很有此路是我開的順暢感覺,竟是通行無阻,連燈號都少,都是閃黃燈。

到了學校,也是幾乎沒人;上班上課時人來人往逼仄狹窄的穿堂,現在看來闊大淵深,走起路來喀喀喀的腳步聲回音,聽起來有點山鳴谷應的澎湃跟大氣。

雖早了些,四顧無人,很舒服

之前其實試過幾次,賴個床,晚一點出門;不過,除了通勤時間加倍之外,也經常性的塞在車陣裡走走停停的,才一大早,往往就整個人都煩躁起來;連到了辦公室都還躁動不安,很難氣定神閒地開始幹活。

後來學乖,寧可早一點出門,省了交通擁擠,到辦公室後還可以心平氣和意態閒適的作點事。

其實,就算不作事,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聽聽音樂發發呆,偷個懶,都好。

泡了咖啡、倒了水、開了電腦,橫豎不會吵人,通常就要放歌。

有一陣子喜歡聽大陸女歌手孫露的歌;是個翻唱歌手,她的嗓音有點沙啞低沉,歌聲輕柔緩和婉轉低迴,淺聲低唱很是動人;不慍不火,溫婉如水,絲絲縷縷的傳唱出來。

聽來有些看透世情的淡然,不高亢不激昂,就是日常等閒,卻總也猝不及防的被觸動心中深處的什麼。

又一陣子,愛聽也是大陸歌手,跟知名補教名師同名的徐薇。

看來乾淨的的小女生,也是輕輕柔柔的嗓音,唱起歌來千迴百轉,細雨潤無聲,宛似在耳邊呢喃,如怨如慕如泣如訴,沒什麼珠圓玉潤餘音繞樑,卻是一下就觸及了塵封已久不想再讓人打擾心靈深處的那一縷淡淡哀傷。

徐薇有一首翻唱歌手品冠的《我以為》,描述的是感情世界中的第三者,知道自己晚來了,卻一直以為有機會,一直努力的爭取;不過,令人難過的是,第三者再如何的無限付出,也只能換來無數失望,到頭來卻成為最無能為力的一方,只能在一旁冷眼旁觀當事者的喜怒哀樂分分合合;自己只能是個不相干的路人。

Ouch! 好痛!

徐薇唱來句句不怨,卻又句句不捨,句句不甘,每一句都是蕩氣迴腸滿滿的哀傷,又只能是說著、說著,娓娓道來,非常的觸動人心。

當然,聽歌之外,回回信跟line信息,看看新聞,想想今天一整天的事,也都在這個時候。

不一會兒,交通車到了,同仁陸續進來,呼早道好吃早餐聊昨天八卦討論今天幹嘛,也就該上班了。早一點起來,很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