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應求證民調母體是否被操控 | 馬自恆

台灣的媒體酷愛民調,每當有新民調出爐,總會引來大批電視名嘴的熱情分析。吊詭的是,台灣的民調向來不準,大家也都知道。根據歷史的經驗,主持民調的機構的政治傾向往往是決定民調數據的最大因素。但是今年出爐的各種民調結果,更是令人有霧裡看花的感覺。

首先是一再更改遊戲規則,推遲民調日期的民進黨總統初選,最終以出奇一致的數據,讓蔡英文以大幅度的優勢贏得黨內提名。但是許多賴清德的支持者對這樣的結果表示難以置信。而在2018年以超高人氣當選高雄市長的國民黨總統提名人韓國瑜,在政治環境沒有重大變化下,短短一兩個月中,和蔡英文對比的民調支持度由領先降到落後,落差高達20%左右。而且不論藍綠背景的機構得到的數據都大致相似。不由得令人懷疑是不是賴清德事件的翻版。

最近也有一些學者專家對當下令人意外的民調結果提出解釋,但都像隔靴搔癢。盲點在於大家都想保持中古世紀的騎士風度,不願意質疑皇后的貞操。其實對民調大逆轉的最直接的解釋就是政府動用國家機器操控了民調的抽樣母體。支持這個大膽指控的依據是我們在皇后寢宮前,看到太多光屁股的漢子進進出出。如果這時還是無動於衷,那就不是貴族騎士,而是用手矇住自己眼睛、耳朵和嘴巴的傻猴仔了。

這些光屁股漢子都是什麼長像?就拿最近的記錄來說:南澳斷橋事件發生後,民意代表要求調閱橋樑檢測報告,政府竟宣稱橋梁檢測資料涉著作權保護無法提供。蔡英文的學歷被懷疑是偽造的,而能夠幫助釐清真相的政大升等資料和相關公文,一夕間都被當成國家最高機密封存。而最近監察院公布了對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開票過程的糾正報告指出:台北市選委會對於為什麼需要好幾個小時才將眾多投開票所的數據輸入電腦的異象提不出任何解釋,也悍然拒絕提供監察院要求提供的非機密文件。這些動作都明白地告訴我們,當今的政府為了保有政權,是不惜非法操控國家機器的。

胡適教導我們在探索真理的道路上,要大膽地假設,小心地求證。要想求證蔡英文政府是不是動用了國家機器操控民調母體非常容易。只要找一家具有公信力的民調機構,請他們取一份樣本依慣例做民調。然後就同一份樣本,將其中每一個電話號碼隨機更改一個數字,產生一組新樣本,再進行一次民調。當然,被更改過的那組電話樣本可能會偏離原來的抽樣準則,但不會造成統計上太大差異,因為更改每一個電話號碼,對一方有利或不利的機率是相同的。如果發現兩次民調產生巨大差異(例如10%),我們就可以判定政府提供的抽樣母體是被操控了。

面對當下公然違法亂紀的政權,想要撥亂反正,不能寄望媒體和政治人物的智慧和品格,而要靠那一點點不甘做寒蟬的勇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