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似鄉愁 | 劉廣華

劉杯杯年屆耳順馬齒徒長,儼然髮蒼蒼視茫茫的花甲老翁矣!

雙親俱已仙逝,家裡沒有老人,自己就是長輩了;回首前塵往事,學劍讀書皆不成,人生進入下半場所求不多,家人子女生活平安,兄弟姊妹時不時的碰個面聚個餐也就是了。

前兩天弟妹暨家人選在礁溪林美石磐步道碰面,先走走再聚餐,這種安排很是體貼,正當性十足,降低一點吃大餐的罪惡感。

之後一夥人再往宜蘭去;說不上尋根,就是看看老家故居舊時街景,想想過去、說說往事、念念故人。

先父為基層警察,舉家經常隨其職務調動而遷居;從小到大有記憶的搬家達18次之多,全家在宜蘭市就待了10年,換了4個住址。

劉杯杯個人從國一到高中畢業,在宜蘭待了完整6年;進軍校後,休假才返宜的那種來來去去的方式,嚴格來說,已經不算是住在宜蘭了。

這6年正是從小孩成長至青年的時期,身體的變化、成長的苦悶、還有大學聯考的壓力,讓抽菸喝酒翹課看漫畫看武俠小說打架打彈子交女朋友所有狗屁倒灶偷雞摸狗的事,都有了藉口。

鄉下的土孩子,還是有著少年維特的煩惱,苦悶哪!

離開宜蘭40年再回來,感覺變化不大;走在街道上,一幕幕的街景就像凝結在時空中一般,幾乎跟記憶中一模一樣;變化當然還是有的,這邊圳溝加蓋了,那邊多了一條天橋,還有以前覺得好遠的距離,變近了。

只不過,任它舊城依舊,碧水長流,終歸還是個物是人非;少年維特垂垂老矣,意氣早已不再軒昂。

原以為重返兒時生活之地會有些感觸的;結果走著走著四顧茫然,也沒觸動什麼思鄉情懷,感覺自己就是個來自異鄉的觀光客,說是幼時成長之地,卻早已不識一人。

日久故鄉變他鄉!

說好的鄉愁呢?

看來,所謂的鄉愁應該是,思念家鄉而不能返鄉的滿懷愁緒吧?

真回了鄉,還思念嗎?還愁嗎?

想到先父19歲來台,因為大環境關係造成兩岸隔絕而多年無法還鄉,自是滿腹鄉愁;後來解嚴開放探親之後也返鄉了幾次,卻也每次都住不長,終究還是回到台灣,回到已經過了60年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尋常生活裡,最後安息在家人成群子孫圍繞的他鄉。

自此,他鄉就真的成故鄉了。

想來,鄉愁也許只能存在於求之不可得的午夜夢迴輾轉反側之中吧?等真的回鄉之後,才赫然發現竟已無從愁起。

中共領導人周恩來從12歲就離開故鄉淮安,鄧小平則從15歲離開故鄉廣安,二人離鄉之後一直到去世從未返回過故鄉;好奇的是,遠離故鄉多年的遊子在功成名就之後,為甚麼不衣錦還鄉?

有說是怕麻煩地方,也有說是怕親戚來找,過不了人情關;也許,更可能的是,怕返鄉之後,現實會摧毀記憶中的美好,於是乎,寧可牢牢地握住自己心中那一份想像的鄉愁吧?

或者,家人在哪,家就在哪!有了家人,他鄉是故鄉;沒有家人,故鄉也是他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