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之亂說說反共學者的死腦筋 | 王振華

今天,在一個群組裡,有人為香港的暴亂叫好,而李瑞全教授亦引牟宗三先生的話來反對一國兩制。一時火大,草成下文︰

我手邊沒有牟先生這書,不知道上下文。但也沒關係。李瑞全教授說,牟先生完全料中一國兩制不可行。很好,我想請問李教授,牟先生說一國兩制不可行,他老人家有沒有說,什麼可行?牟先生去世二十多年了,這二十多年來,您有沒有想出來什麼可行?中國大陸民主化?對不起,我覺得,不可行。理由不久前在此群組中也講過,您沒有回應。沒關係,可以再講一遍。要中共下台,也許不難,誠如您所引用的牟先生的話,可能一夜之間就會發生。但問題是,中共下台之後?誰上台?

我非厚愛於中共,但眼前的事實是,因為自49年至76年,大陸亂政過多,從反右到文革,你整我我整你,而且是往死裡整,「千萬人頭落地」,冤假錯案多不勝數,而且是一團爛泥牽扯不清;如果民主化了,大陸民眾不翻舊帳?不為此鬥爭攻訐,等於說大陸民眾的寬厚仁愛的品德與顧全大局的智慧要高於台灣百倍,吾不能信也。民主化不是右派專政,民主化左派也有話語權。您覺得大陸左右兩派的鬥爭還不夠激烈嗎?台灣民主化三十年了,一個死了千來人(就算二千人好了)的二二八,三十年吵不完,那死亡人數是二二八千萬倍的文革,您覺得要吵幾年?台灣民主化三十年,從經濟到學術文化,全面下滑,選出來的總統無一例外全都受到唾棄,您熱愛民主,您是否應該多花點時間研究研究台灣民主失敗的原因,指出成功的可行之道,給大家一個解答,一個指引,好讓我們的民主走向好的方向。

或許,您根本不覺得台灣民主是失敗的,因為您得到了最需要「言論自由」,但這只是滿足了智識分子,但對於大多數想要改善生活的升斗小民來說,言論自由能當飯吃嗎?您關心過他們的處境了嗎?台灣的自殺率是多少您知道嗎?不要google,您摸著良心問自己是否真關心就可以了。

不是說老共好,而是,老共垮台,根本沒有可堪大任的力量,只有更壞,不會更好。如果今天老共仍是毛共,那當然可以拼死一試,因為最爛也就是這樣了。可是今天明明不是。言論自由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差強人意。媒體報導習上台後大陸言論全面緊縮,但問題是,大陸反腐也雷厲風行全面進展啊!這兩者之間難道沒有某種關聯?十年前,「反腐、亡黨;不反,亡國」,這樣的話到處聽到,今天,即便是最反中共的海外民運與法輪功,也沒人這麼說了。十年前,大陸遍地都是「群體事件」,今天也很少聽到,不是高壓鎮攝,而是社會民生的改善與打擊了官商勾結。這些,鵝湖師友們在大陸有親屬有朋友的比比皆是,是不是我胡說,一問便知,不需費辭。

在今天,老共的治理有功有過,但平情而論,是功大於過。就算您認為是過大於功,但我想,也沒人會認為是到了「揭竿而起」、「退此一步便無死所」的時候。今天貿然以暴動的方式想要推翻中共政府,不但毫無效果,而且徒傷良民,最後的結果肯定是社會撕裂、發展倒退,只會變壞不會更好。港人受到某種恐懼的裹脅而深陷其中難以自拔,我等局外人不能旁觀者清,反而拍手叫好,鼓勁加油,當一個殺君馬的道旁兒,這豈是一個擅於深思的哲學專家所應為的?所以稱您教授而不稱老師,就是不想掩飾對您的失望。

您認為大陸學人能提出牟先生的言論是很勇敢的。但我想說,當年共產黨革命,坐穿牢底、橫屍法場的人不計其數,他們難道不勇敢?但您是否就因此認為他們的主張是真理?真理和勇敢真的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您的臉書上以長大的篇幅詳細論述了港警混蛋在先,學生被迫反抗在後。我感覺非常無聊。您所說的,無非就是「你打我一拳,所以我才踢你一腳;你又打我兩拳,所以我才又踢你兩腳」。我不知道為何您要把踢腳的人視為英雄,而把打拳的人看作禽獸?香港警察也是香港子弟,並非外來的雇傭兵,他們何必對自己的同胞子弟下重手而毫無感情?他們又何必厚愛於中共?此事根本不必找證據,根據人情世故就可知過半矣。您身為應用倫理學的專家,卻明察秋毫不見輿薪,如此昧於事理,真是不可思議。

香港之事本為修例而發,如今已廢條例,卻仍然不依不饒,擺明就是要革命。為爭徹底的民主而要革命也沒說不可以,人各有志,不能相強。但問題是,目的與手段要能配合。如今就憑街頭暴亂的烏合之眾就想要革命,就憑幻想引入外國勢力就可以革命成功,無乃痴人說夢。但平白傷及無辜,損毀財產,更把許多青年人引入歧途,是極其不負責,甚至是不人道的。您想要香港變得更自由(我看不出來那裡不自由),你想要革命,你自己去幹啊!你叫別人去衝去殺,將來不免落得坐牢的下場,此誠何心?敢稱仁義道德?

香港口號「只有暴政,沒有暴徒」。我不知香港(六月之前)暴政在那裡?可以指給我們見識一下?香港的民主比港英時代多?還是少?香港的自由受到那些限制?是不能上網還是不能辦報?台灣人常說的「比例原則」,香港一定有不好的地方,全世界各都都有,但如此大動干戈,就明顯不符合比例原則。

並不是喊民主自由的就是好人。民主自由,毛澤東也沒少喊過。沒經過上台執政的檢查,都不算數。革命領袖可信不可信,一要看他的見識,二要看他的操守。即便如此,也不完全可信,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如果見識操守德性均甚低下,卻仍然要與他一起「鬧革命」,就不免一葉障目。此次香港之事,蘋果日報出力甚多,而黎智英是個什麼貨色?他的蘋果日報又是個什麼貨色?您若不以他為恥,我也不敢說太難聽的話,只能說,您很奇怪!反正我是絕不屑與此人為伍。我不知道鵝湖諸君裡會有何人是欣賞此人的。曰民主曰共產,只不過是塊招牌,招牌之下是否貨真價實,還要考查一下,豈能只認招牌不認人?更何況,君不見今日之世界,民主已逐漸淪為自私自利的遮羞布,而不再講階級鬥爭的共產黨,我看不出來他與孫中山的民生主義有何不同?

上次鵝湖有關香港的討論會,本人因事不克出席,近日又為稻糧之謀,忙於生計,亦無暇看上期討論會的記錄。今日想看,卻又遍尋不著,只得作罷。聽說會上有人說,英國本欲在香港實施民主政治,因周恩來極力反對而作罷。此說真不值識者一哂,何故出於有見識之教授學者?請問英國人為什麼要聽周恩來的?以今日中國國力之強,英國尚且不聽,當年中國國力之弱,何以英國要輕聽?退一萬步說,英國聽了中共的,那責任豈不更在英國了?因為,你怎麼可以聽惡人之言,受惡人之要脅而出賣價值信仰呢?

鵝湖有不少大陸讀者,亦有不少來自大陸的朋友。可以想見,必曾身受暴政的切膚之痛。坦白說,今日在台之所謂外省人,那一個家庭之親人不曾受到中共之迫害?哪一家不是與中共有著血海深仇?當然,比諸直接親受者,仍然隔了一層;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不論耳聞或親受,俱往矣!歷史必須向前邁進,必須翻開新篇。正義必須用價值創造來實現,而永不可能靠翻舊帳來彰顯。今日之中共,已蛻變為一民族主義之執政團體,其「民族復興」的願望是真實的。而且,雖然近代以來的強國崛起無一不經由戰爭(發動或利用),但中共至今仍堅持和平道路,雖然兵強馬壯,但未輕言用兵。這是事實,不能不予以肯定。水滸傳裡楊志賣刀殺牛二的故事,想來大家不會不知。中共堅持要以和平手段完成國家統一,站在以中國正統自居的立場上,此事無可非議。(中華民國本也應立志去統一中國,如今放棄此想,反而該受譴責。)只願港台兩地還能保有最後的一點智慧,不做牛二,而中共亦要以楊志為戒,勿因人挑釁而亂大謀也!

對「從香港之亂說說反共學者的死腦筋 | 王振華」的一則回應

  1. 只願港台兩地還能保有最後的一點智慧,不做牛二,而中共亦要以楊志為戒,勿因人挑釁而亂大謀也!
    文章太长,没看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