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繪指甲 | 劉廣華

劉杯杯工作的學校原是女校,迄今還是女生居多,上下課間一眼望去滿滿都是年輕女生,都在碧玉桃李花信之年。

年輕女生嘛,不免人人生得娉娉裊裊,把校園打扮得簇錦攢花奼紫嫣紅;個個扮得齊齊整整,讓教室妝點得繁花似錦爭妍鬥麗。

雖然很是吸睛;不過,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粉黛骷髏紅顏白骨;日日美景在前,終不免於審美疲勞;看著看著,漸漸無感。

最近突然發現,有學生把指甲妝點得花花綠綠的,非常引人注意。

有單純一種顏色的,也有每根手指頭不同顏色的,還有兩手特別選定一根手指頭不同顏色的,其他斑點漸層混合顏色各種圖案的塗法都有。

更有不只指甲上塗抹顏色,而是在指甲上筆繪勾繪噴繪各種圖案,從簡約幾何花卉彩繪卡通造型等等都有,更有上貼色紙水鑽鉚釘飾品亮片貝殼珍珠等等,讓人看得眼花瞭亂。

美則美矣!不免想到,這樣的造型作上去之後,洗碗是一定不行了,那就當貴婦囉。

不過一般日常生活中就算是貴婦也得自己來的;像是洗手洗澡時怎麼拿肥皂?上廁所怎麼拿衛生紙?抓癢會不會一抓就一排血痕?撥頭髮時會不會順帶扯一把頭髮下來?打電腦會不會卡進鍵盤裡?滑手機用指甲尖會有反應嗎?

只好存疑!

雖說如此,劉杯杯不是土包子,當然知道愛美之心人人有之,在指甲上作文章也是裝扮的一部分,自古有之,並非什麼新鮮事;古人早知在鳳仙花花開的時候,取而搗之以染指甲,可以鮮紅透骨經年乃消。

像是「朱弦初障黃蜂蠟,彈破桃花紅指甲」,形容的就是纖纖玉指鮮紅指甲彈著由黃色蜂蠟拋光保養的紅色琴弦。

再如,「十指纖纖玉筍紅,雁行輕遏翠弦中」,玉筍紅形容的是嬌豔鮮紅的指甲,描繪婦女在燭光下製作染指甲材料的情景,還有十指浸染後的情況。

猶記得小時候看阿姨舅媽們擦指甲油,總覺得這是一件嚴肅到不行的大事。

她們通常自己來,會先手腳清洗乾淨,雙手靠在桌上一手塗一手,往往摒氣凝神小心翼翼又耐性十足的用小刷子一筆一筆一小塊一小塊很有次序的塗著,塗完就換手;塗腳指甲時,就抓兩把小圓凳,屁股坐一把,腳翹在另一把。

劉小弟喜歡聞指甲油的精油芳香味道,每次都很捧場的從頭到尾看完;看著平淡無奇的指甲變得紅豔豔亮澄澄的,就覺得很是抒壓兼療癒。

不過,指甲油好像都是紅色的,頂多是粉紅色的,再fancy一點就是加個金粉。

在劉小弟看來,青蔥玉指十指纖細塗上紅艷油亮的指甲油就已經漂亮到不行了。

可以想像劉杯杯看到黑色指甲油時的震撼。

第一眼看到有人塗黑色指甲油嚇好大一跳,怎麼手指頭被輾得黑青成這樣?

等定睛一看發現不是受傷,腦海就開始浮現巫婆殭屍萬聖節還有加勒比海海盜那傑克船長的手的影像。

不過,劉杯杯還是見過世面的,在發現劉德華在《盲探》一片中,也在右手小指塗黑指甲油之後,就覺得黑指甲油也還蠻好看的。

下次來試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