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k or Treat | 劉廣華

這兩天有點轉涼,又看到臉書上滿滿的萬聖節相關貼文跟照片,才一下驚覺冬天要到了,也就是老美所謂的holiday season要開始了。

在美國生活,從10月開始,傳統節日就跟接棒似的,一個接一個;10月的萬聖節之後,就是11月的感恩節,12月的聖誕節跟Hanukkah(猶太聖節),還有跨年的元旦。

猶記1996年劉杯杯在美初次過萬聖節的印象非常深刻。

前一年因為萬聖節來臨時才抵美不滿2個月,還在文化衝擊生活適應跟課業學習間掙扎;當其時,美式食物吃不慣、天氣太冷受不了、作業太多寫不完,連每個禮拜的指定閱讀都因為英文閱讀速度太慢,每一次都是沒讀完指定書籍文章,心很虛的去上課的。

那一陣子,成績、自信、心情、精神,都跟大雪紛飛寒風刺骨的芝加哥氣溫一樣低,覺得自己好像不是讀書的料;兼且隻身在美,沒人訴苦,搞得快得憂鬱症。

想想當初是吃了好幾輪的送行宴,在親人的期許下意氣風發,要「出國比賽得冠軍光榮兜轉來」的;誰知道一下把自己弄得愁雲慘霧悽悽慘慘戚戚,哪有什麼心情理會什麼撈什子萬聖節?日子能過下去最重要。

隔年1996年家人來了,不必再在週末或節慶時對著電視吃飯,課業也漸漸上手,氣候也適應些了;整個生活就活泛起來,日子也開始過得有滋有味。

劉杯杯的萬聖節初體驗跟犬子有關。

犬子初赴美時剛好是就讀當地小學一年級的年記;萬聖節學校通常會有化妝遊行活動,不過因為戶外太冷,所以安排在學校大禮堂舉行,家長學生齊聚一堂,各班導師也配合著作萬聖節相關打扮;費神一點的,會在臉上化個妖怪妝,點兩滴血淚,畫一副獠牙什麼的,陽春版的戴頂巫婆帽也就算有打扮了。

各班導師領著一群小吸血鬼小巫婆小殭屍小魔鬼小木乃伊小剪刀手愛德華,走著走著就「哇」一聲作勢嚇人;嚇得旁觀的家長樂不可支。

可愛版的也有小南瓜小仙女小精靈Casper等等,繞著禮堂走,非常的嘉年華風格。

環繞四周的家長也非常湊趣的一邊呼兒喚女的要求擺姿勢,一邊卡嚓卡嚓的照相或錄影;整個禮堂這邊呼喊喧騰,那邊聒噪嘈雜,人聲鼎沸,非常熱鬧。

那一陣子還沒有鬼娃恰吉安納貝爾阿凡達小丑鬼修女之類的,孩子裝扮大體也限於服裝頭飾,印象中沒有太多特種化妝;記得小犬那年要求要當金剛戰士(power ranger),後來幾年好像蜘蛛人吸血鬼都當過。

Trick or treat部分也是萬聖節重頭戲,可以光明正大要糖吃,小朋友都是非常期待的;不過,當時也出了些屋主持槍趕人或甚至有人惡意在糖果下毒的意外事件。

所以,通常社區都會先調查有意願配合活動的住戶,再由老師或志工家長領著挨家挨戶去討要糖果,既應景,也安全。

想想,這些應該是蠻難得的童年回憶吧?

這幾年台灣也過起萬聖節來了;劉杯杯已經沒有幼年子女,不知道台灣學校或社區是如何運作的?想來應該也差不多吧?

比較有趣的是,不管在美國或是台灣,對年輕人而言,萬聖節也是很好的派對機會,多數會呼朋喚友辦理化妝舞會。

而通關密語應該也不是trick or treat,而是your place or mine了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