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人公 | 劉廣華

前幾天賤體抱恙,卻只能偷懶一天,因為隔天有一個NGO董事會的重大決策提報、一個政府專案的審查、一個政府培訓的結業授證、一個國際校友會的年度聚會,都不敢不去。

這些行程也不知怎的都湊在一起了,那天可能是黃道吉日吧。

四個行程裡有三頓大餐,劉杯杯看著滿桌四物八珍十全珍饈美味海陸盛筵流口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只能挑些清淡不油膩的吃。

一尾活龍的劉杯杯靠每4小時2顆普拿疼撐到第三場,已經被打回小泥鰍的原形了;第四場校友會只能告罪,溜號了。

到家後經劉媽媽提醒,隔天要陪著妻侄一家去提親。

差點把這事給忘了,這還是劉杯杯這輩子第一次當媒人哩。

想起小時候看電視電影,媒人婆都是一身花花綠綠披紅掛彩滿頭紅花,有的嘴角上要有一顆長毛大黑痣,手上要蘭花指捏著一條大紅絲巾,一張嘴就是以「哎喲」當發語詞的形象,就有點好笑。

媒人公劉杯杯當然不敢頭戴紅花,大紅絲巾也敬謝不敏;不過,打條紅領帶是免不了的。

媒人云云,其實也都是現成的;這年頭年輕人都也是情投意合交往多年,堪堪要水到渠成了,才把大人找出來走個過場。

別說現在,以劉杯杯這年齡層而言,年輕時就已經沒有什麼媒妁之言了;就算是經人介紹,也還得交往一陣子,要等到二人天雷勾動地火,心有靈犀一點通了之後,才能由大人來粉墨登場。

即便形式勝於實際,卻也不能免俗,只因這還是綿延數千年中華傳統文化的體現。

《禮記》有載:「婚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

這說的是,結婚非小事,是上事宗廟、下繼後世,承先啟後的大事,不可輕忽。

再如,《詩經》有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

意思是說,結婚一定要跟父母報備。

又如《孟子》也說:「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鑽穴隙相窺,逾牆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

這話說得重,沒照規定來,要讓父母國人都看輕的喔。

好吧,傳統要守、過場要走,還是要真的來一遍補程序。

劉杯杯劉媽媽與內兄夫妻妻侄一行人依約到了現場,女方倒履相迎。

雖然都沒見過面,還是稱職的互相介紹熱誠寒暄親切問好。

原來女方也是姑姑、姑丈出動;也是活潑健談自來熟的,先是天南地北閒聊,賓主互動良好,舉座暢所欲言痛快淋漓。

有趣的是,女方姑姑爽朗熱情典型韓粉,話題一直帶偏;費了點勁,才扭回來;家事先講完,國事天下事再說。

女方家長非常開明,一切以新人為主,傳統習俗要守,但不要太折騰,簡單而隆重。

接著就是索取準新娘跟父母八字,填寫合婚庚帖,再去找人算訂婚結婚日期迎娶時間,再交換一下六禮十二禮聘禮喜餅種類與數量儀式等等意見,也就大功告成。

依舊俗,提親結束後女方不留男方用餐,也不說「再見」。

不過,現代人忌諱沒有那麼多;正事談完後,雙方還是開心的共享盛筵,也讓韓粉姑姑好好談一下國事。

劉杯杯還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而飲。

整個過程功德圓滿,劉杯杯很開心;雖說撿現成便宜,能促成美好姻緣也是功德一件。

有個小插曲是,準新娘原本在家裡公司幫忙,結婚後在夫家,來去娘家可能不是那麼方便。

韓粉姑姑跟準親家咬耳朵,劉杯杯無意偷聽,前言後語不是聽得很清楚,只是隱隱的聽準親家幽幽的說了句:

「…結了婚就是別人的人了…」

劉杯杯不知怎的,心裡突然一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