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甚麼來甚麼 | 劉廣華

來港參加教育展,出門前長官有交代,要專心工作,避開衝突地區;而教展承辦單位在出發前也做了地區狀況詳細說明、相關資料提供、互助編組、隨時發布警訊等等各種周全準備工作,讓參展學校安心。

首日教展人潮洶湧說得聲嘶力竭,忙則忙矣,一日卻也順暢無事;臨結束前因為零零星星一些學生來攤位詢問,走不了,再東摸西摸一下,離開展場就晚了些;接駁車到了九龍灣站時才發現前頭厚厚的一層人山人海,連閘門都靠不過去,很有台灣跨年夜散場人潮的fu;有點納悶,香港周五下班都這樣嗎?

好不容易在太子站附近找了家傳統港食餐廳解決了晚餐,之後再上觀塘線要回油麻地,卻發現整列車廂幾乎空無一人!

詭異耶,這才晚上八點不是嗎?會不會有事啊?

果然,「心想不一定事成,怕處一定有鬼!」

一出站門,就見到彌敦道上沿路長長的一串人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

想起長官有交代,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不過,這次想不去都不行,因為就在回旅館的必經之路上。

一眼看過去多為年輕男女,偶有幾位兩鬢飛霜或看身形應是中年人的參與者,都戴著面具。

許多人帶著各種樣式有三撇翹鬍子伴著詭異微笑的《V怪客》(V for Vendetta)面具,有的是陽春版的,就是一張紙面具,有的豪華版的全罩式;不管哪一種,看起來都有點陰森。

也有人帶著精緻的尖下巴頭上帶角的鬼面具,有點日式風格;有的是紙製的豬頭面具;還有一個實在搞不清楚是什麼,遠遠望去有點像富士山,很好奇眼睛跟鼻孔在哪裡?

更多的,就是一般常見的黑口罩或白口罩。

每人手上手機都打亮手電筒揮舞;有人帶頭呼口號,一呼百應,聽不太懂,大概是抗議《禁蒙面法》不准戴口罩,港人有權利戴口罩之類的。

整條路的人行道一側,行色匆匆的路人見怪不怪,該趕路還是趕路;馬路那一側,巴士上的窗邊乘客也有打亮手機手電筒揮舞以示支持跟呼應的。

整個抗議其實是蠻平和的,呼呼口號唱唱歌,沒什麼激烈衝突,就是個正常的活動;後來劉杯杯膽子也大了起來,隨手拍了幾張照片。

突然後面有個抗議大叔面帶微笑的拍了劉杯杯肩膀,說了句廣東話,聽起來很友善,劉杯杯也伸了大拇指,點頭報以燦爛微笑,繼續拍。

這時旁邊同仁有點神色緊張說:「老師,他請你不要拍!」

劉杯杯一驚一乍,環眼四顧,應該沒甚麼人注意,趕緊收手機;看來以後要加強廣東話了,還以為他在鼓勵我,說要拍好一點,讓世界知道香港人的訴求哩。

後來知道,這活動要求參加者戴上任何形式的面具,沿荃灣線、觀塘線、港島線及東鐵線築起人鏈;這面具人鏈行動的目的是在向國際社會發出訊息,香港人會以和平手段爭取「五大訴求」。

平心而論,這種活動方式平和,也有趣,有嘉年華會的感覺,才是民主社會爭取訴求的正當手段;暴力破壞既不正當,也無法達成訴求,真的可以休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