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流浪漢 | 劉廣華

晚上11點韓航的紅眼班機從烏蘭巴托起飛,到仁川機場大概是凌晨3點多左右;以為應該是門庭冷落車馬稀的,哪曉得前後望去還是轉機通關領行李一波波的人潮移動中。

姐妹校在忠清南道的天安市,行程安排在下午,趕過去的時間還算寬裕;不過,這個時間點在機場,快鐵高鐵巴士通通沒有,哪裡都去不了;就算去得了,深更半夜的,到站之後應該也是覓食無路投宿無門。

想想,留在機場好了,至少食衣住行等等設施都還齊全,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等晚一點再出發,也省得因為徹夜未眠形容枯槁滿臉憔悴的出來嚇人。

機場相關資訊看了一下,發現有膠囊旅館(Capsule Hotel)。

一下子興奮起來,因為曾經看過相關報導,感覺應該不會太貴;而且睡太空艙一樣的膠囊,會很有趣吧?

結果,去了才知道,哪是膠囊?就是小一點的房間,而且也滿床了,不給住。

敗興而出,一下彷徨無依,無頭蒼蠅般開始繞著機場轉;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啊!

好不容易找到整排的空椅,中間沒有扶手阻隔可以平躺;眼罩戴起來,屈膝側臥臥如弓,身體蜷曲縮到最小減少散熱;再者,雖然人在韓國應該沒人認識,不過還是要把行李箱推來遮臉,避免斯文掃地。

躺了一會兒還是不行,又冷又餓之外,發現空調出口正在頭頂上,陰風陣陣,吹得頭疼。

根據中醫說法,「風、寒、暑、濕、燥、熱」這六種會讓人生病的所謂「六邪」之中,風為首,最可怕,避風如避劍!

躺不下去了,得走!

同仁蕙質蘭心加ice snow smart ,找到機場有SPA設施可以梳洗跟小憩,雖說要花20分鐘轉到一航站去,算算時間還是划得來,就去了。

雖然SPA也有些人潮,排了一下也就進去了;設施有些陽春,但至少可以梳洗,也有泡湯池,當然沒幾個有心情泡湯的,都也是趕緊梳洗一下就要休息了。

唯一有些些不習慣的是,SPA男湯裡各色人種都赤條條光溜溜的走來走去,玲瑯滿目很有些目不暇給;不過,劉杯杯從小就是在大浴池洗戰鬥澡出身的,很見過些世面的;雖然群雄環伺,也沒有在怕的,一下子也就視若無睹了。

進到休息區,發現床都已經被佔了,只剩下一席一席排在地上的塑膠墊;沒得挑就只好隨便挑一席就躺下了。

不過,因為人多,個個鼻息粗重,打呼聲此起彼落互相呼應;有的風狂雨驟飛磚走瓦的呼呼作響,有的清風徐來細雨飄飄的鼾聲微聞;也有輕聲細語在打電話的,以為不吵人,其實噪音不絕如縷聲聲入耳;還有打電腦玩手機的在黑暗中映得滿臉一片藍光,很是陰森;更有在咬耳朵聊天的。

唉!劉杯杯躺著躺著,半睡半醒間,竟好似把整個休息室的動靜聽了個遍。

早上了,沒有雞啼,就是燈被打開了;好吧,匆匆收拾一下,走行程去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