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教華語 | 劉廣華

約了在烏蘭巴托當地授課的華語老師吃晚餐,選在廣場邊的一家韓式餐廳;倒也不是哈韓,主要是這餐廳位置離展場近,視野也好,更因為這兩天肉多吃了些,假公濟私一下,想換換口味。

而吃飯其實也不完全是吃飯;主要目的還是瞭解一下老師的教學情形跟生活適應狀況,畢竟間關萬里遠在北方異鄉,生活教學絕對沒有在台灣方便。

如果老師適應良好,沒什麼大事,那就摸頭安慰鼓勵打打氣,也是打個牙祭;如果真有事,也可以當面問清楚幫忙解決。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少了剛見面的拘謹,老師談興漸開。

有位老師說,剛來時就曾經遇見夜深人靜獨自待在宿舍,外面卻有人急切叫門進而闖入,差點沒嚇死的狀況;雖然後面弄清楚,闖入者其實是屋主親戚,不知道有老師來住,特來弄清楚是哪來的陌生人?

也有老師說,剛來時不清楚蒙古民眾多少有點怨中情結,搭計程車時,不小心說了中文,司機一聽轉頭瞟了老師一眼,雖然沒趕人下車,不過到目的地時卻被超收了5倍的車資。

還有諸如上午突然通知,下午就要上課;人到了學校還不知今天要用哪個教室;學生名單一直拿不到,而人數也一直減少等等問題不一而足。

當然,也有老師喜歡這邊的天寬地闊,每天可以看到藍天白雲朗朗青空,覺得心胸特別舒暢,也非常享受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塞外風光瑰麗奇景。

可以大快朵頤價廉物美的牛羊馬肉更是他處難尋的福利。

更重要的是,總還是有聰明伶俐努力向學依時上課交作業又貼心的好學生,讓老師在天蒼蒼地茫茫的大漠草原上,仍然享有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快意。

劉杯杯認真聽著,時不時也湊趣搭個幾句;幾位老師娓娓道來,個個表情豐富敘述生動活潑;時而眉飛色舞笑逐顏開,時而攢眉蹙額唉聲歎氣;說到開心處,或是嫣然莞爾,或是前仰後合,笑得花枝亂顫。

突然發現到,雖有種種的不便與委屈,竟沒有一位老師是後悔來蒙古的。

再仔細一想,也應該是如此吧。

自始就選擇來蒙古,而不是去美歐澳日韓等已開發國家教華語的老師,應該就是心態上具備冒險犯難精神,行動上主動積極劍及履及,態度上不畏苦怕難的那種人吧?

再一問,果不其然;緬甸、印度、越南、泰北大概都有人去過,再不然就是打算下一趟去。

看到這一批現代王昭君為華語輸出文化交流的重責大任不辭艱苦,劉杯杯很放心,也很開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