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天書 | 劉廣華

下課回到家有點晚,劉媽媽不在,貼了一張紅色郵務送達通知書在劉杯杯慣坐的位置上;上書文字大概是,法院行政訴訟文書送達無人收取,現已寄存派出所限時領取云云。

訴訟文件耶,不可等閒視之!

一方面準備出門,一方面搜索枯腸仔細尋思,哪裡得罪人了?

劉杯杯一個教書的,沒有祖產也沒人來爭產;最近沒出車禍沒打過架沒亂丟垃圾也沒隨地大小便;碰到看不慣的事就裝孬,不敢路見不平;劉媽媽少時糟糠,是唯一同額競選的正宮,沒有贍養訴訟問題;外面也沒有失散多年未報戶口來認祖歸宗的。

我做了什麼啊?

派出所領完件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拆開之後,當場翻白眼臉上三條線;原來是劉杯杯幫忙處理一些行政事務的基金會變更捐助章程的民事裁定。

這不是已經發到辦公室了嗎?幹嘛又發一份副本到戶籍地來嚇人?

裁定書的文字仔細看去,更是令人為之氣結!

看不懂、看不懂、看不懂!一直到第三遍才大致看懂意思。

其實就是核准修正章程;但偏不直說,全文先是整整引述了三個條文說明為何要變更;這是劉杯杯尤其不懂的地方,最起初不就是我們申請要變更的嗎?為何要從頭再告訴我們一次要變更的理由?

其次再一條條的重述我們所要變更的章程規定;哈囉歐!這就是我們當初申請書上所寫的不是嗎?又抄一遍給我們看是什麼意思?

最後說,「於法應無不合,應予准許」;這就是准囉!

這就好像給一張藏寶圖讓人按圖索驥,逼著登高山涉深水跨峽谷越峻嶺尋寶,中間再參雜一些謎語圖讖讓人破解,等人精疲力竭求救無門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把入口邊的側門打開,然後指著寶物說:

「諾,就在這裡!」

或有批評說,法律文書往往刻意羅列法律條文在細微末節說理,大量使用一些專業術語和高深理論,使得裁判文書變得高深莫測晦澀難懂,讓一般人即便識字也看不懂文書在說什麼。

劉杯杯當然不這麼偏頗,也理解法律文書要明確精準不能有模糊空間;可是也認為文白夾雜詰屈聱牙,讀來極不通順的法律用語有改善空間。

舉例而言,像是「系爭」一辭劉杯杯就看不懂,查了之後才知道指的是在個案中當事人所爭執或有爭議的,或是指稱此一特定對象;其實,「系爭董事會」就直接說「該董事會」不就行了?

還有就是,雙重或多重否定的句子真有必要嗎?

像是「非不得」,其實就是「可以」。

再如,「尚難謂非無殺人之動機」這句話;請問到底有沒有動機殺人?

用白話文來拆,「尚難謂非」就是「也還很難說不是」,而「無殺人動機」就是「沒有殺人的動機」;合起來就是「也還很難說不是沒有殺人的動機」,那就是有殺人動機啦,直接說有不就是了嗎?

繞這麼一大圈,是整人遊戲的意思嗎?

劉媽媽回家,有點緊張的問:「看到那張法院通知沒有?出了什麼事?」

劉杯杯鎮靜的回答說:「查系爭書狀尚難謂非無關基金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