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作,我不敢當 | 劉廣華

在香港政府的《禁蒙面法》宣布並實施之後,全港抗議示威遍地開花;抗議示威者堵路破壞港鐵設施縱火,迫使商場關門停業,港鐵全面停駛。

看著新聞上的報導;劉杯杯經常進進出出的油麻地、旺角一帶,彌敦道上的吉野家整塊大玻璃幕粉碎;中國銀行閘門跟外面提款機被毀,牆身布滿塗鴉;小米專賣店跟優品360零食店都是店面一片狼藉。

熟悉的港鐵將軍澳線上的寶林站和將軍澳站的玻璃幕牆全破,碎片散落一地;荃灣地鐵站一個出口的外面被縱火;東涌站的商務印書館櫥窗玻璃毀爛,東薈城外星巴克咖啡店露天的枱椅及圍欄幾乎被完全拆毀;另外屯門、元朗、荃灣和油尖旺一帶的交通號誌超過百組以上遭破壞,行人跟車輛無所適從,都不知該怎麼走路開車了;據統計,從開始抗爭到現在,已有1/3的港鐵站遭到破壞。

好吧,先孬孬的來個免責聲明。

劉杯杯經常說三道四,不過也就是信手捻來的身邊雞毛蒜皮瑣事,傷春悲秋無病呻吟一番,雜以自嘲自諷插科打諢,搏君一笑,也聊以自遣。

一直以來並不願意談政治;一方面不懂不敢亂說藉以藏拙,另一方面珍惜各方好友相識緣分,不願意因為政治見解或立場不同而傷了和氣,壞了交情。

不過作為經常訪港的常客,看著這些自己親自去過走過買東西過的地方遭到大肆破壞,確實是很難過的。

抗爭即便有充分的正當性,但這些店家何辜,要遭受這樣的損失?港鐵不但沒有反對過抗爭,還默默地每天載運包括抗爭人士在內的七百萬市民,為何也遭殃?

劉杯杯大略知道抗爭緣起及發展,雖不深入,但相信爭取民主自由的抗爭運動一定有其正當性;不過,當手段的激烈程度遠遠超過訴求時,正當性也就不免遭受質疑。

就以這次的《禁蒙面法》為例;這真是如抗爭群眾所訴求的,是個完全不能忍受的惡法嗎?

《禁蒙面法》要求抗爭群眾不可戴口罩或遮掩真面目;當然有工作需求、健康或宗教因素的話,可以例外視之。

這樣的要求,劉杯杯覺得很合理啊。

抗爭就是一種意見的訴求或態度的表達,抗爭者當然堅信自己是正確的,所訴求的理念也具備堂堂正正的正當性,這才能理直氣壯的要求當局改正,進而迫使當局接受。

既然堅信自己是正義的一方,那還遮著臉是甚麼意思?

用簡單的比喻來說;投訴別人卻又不具名,這不就是寫黑函嗎?一樣道理,批評指控他人卻又不敢出面,這不就是散布謠言嗎?

或是別有用心?希望打砸搶燒之後,一走了之,繼續躲在暗處等下一次行動?

美國三K黨對解放的黑奴動私刑時,就是蒙面包得緊緊的;ISIS劊子手對人質行刑時,也是蒙面包得緊緊的;連電影裡的銀行搶犯都是蒙面包得緊緊的。

這些人應該都不覺得他們做的是正大光明的事吧,否則為何蒙面?

想到前一陣子有學生要求學校劃定區域讓他們發表意見,卻在討論會之後索回核銷便當要用的簽名單,說是不願洩露姓名。

不禁感嘆,這樣的革命也太心虛了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