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 | 劉廣華

首次使用e通關進港有點興奮,剛剛下機還跟同仁開玩笑說小指要翹起蘭花指持卡通關,以示優雅;果然前面沒人,卡片一掃瞄也就進關了,反而是等行李花了一點時間,下次如果沒帶文宣,應該就手提行李直接入關更優雅吧。

進入機場大廳,非常空曠,不見熙來攘往的人群;習慣性地走向機場快線卻發現被欄杆封住,原來只開放另外一邊的入口,上了車才確認原來青衣站、九龍站都不停,只停香港站,去旅館要繞路了。

轉荃灣線往下榻處去,車廂沒有以前滿,看去也好像是本地人跟在地外勞居多,沒甚麼觀光客模樣的乘客。

這才驚覺,熟悉的香港好像不是這樣。

從下榻處出來覓食,廟街人潮不再;幾個知名的煲飯小吃店門庭冷落,稀稀疏疏的幾桌客人,埋頭大嚼之餘時不時的還抬頭看著電視新聞裡的催淚瓦斯煙霧跟血流滿面的大叔,報導至衝突激烈處,同桌而食者還低聲討論幾句。

夜市攤販還是擺成三列,僅留兩個窄窄過道;印象中往往是摩肩擦踵掎裳連袂,有幾次不小心陷入人潮,前望後望都是黑壓壓的人頭一片,怎麼擠都擠不出來;這次經過倒是前無遮攔後無阻礙,輕鬆通過。

油麻地天后廟後面廣場黑漆漆一片,沿廣場南邊有一格一格整齊排列的算命攤,提供從塔羅牌紫微斗數易經文王掛面相手相到水晶球等等各類奇門遁甲靈機妙算,為徬徨的人們指點迷津解答疑惑;一眼望去,攤位仍在,而坐鎮的仙翁道姑命理師卻已杳如黃鶴,不知仙遊何方去了。

旁邊幾個露天卡拉OK攤子倒還有幾個大媽拿著麥克風賣力地唱著,有些走樣的身材還是不服輸的風擺楊柳婆娑起舞,努力的搖曳生姿;散坐著在一邊的阿北大叔短褲汗衫,抽著菸,喝著甚麼,不時的瞟一眼大媽瞟一眼路人。

走進裕華國貨,正在對照手機照片尋找托購的天王止痛膏,突然一下子五、六位售貨員圍上來;還沒開口,有個眼尖的已經看到照片,也就幾秒鐘時間,有人問數量有人拿貨有人引路結帳順便還幫著申請下次可以用的抵購券。

劉杯杯受寵若驚,這輩子買東西還沒這麼大氣過。

代購任務完成走出來,原來車如流水馬如龍大小車競相爭道的彌敦道,雖然沿街招牌燈光依舊燦爛奪目,但也不過是晚上九點左右,路上行人竟已是寥若晨星屈指可數,恍似深夜。

香港怎麼了?

近幾個月來的抗議事件當然是主要因素;劉杯杯對此不甚了解,也無意評論;最直觀的想法是,如果抗議是為了讓生活更好,那這個目的顯然還沒有達到。

或有說,這是短暫的陣痛,是為了讓生活更好而必須付出的代價。

這說法當然有道理,人權主權自由政治參與等等訴求是普世的價值,當然重要;不過一般的市井小民其實要的也就是過一個安生的日子,賺一份可以養家活口的平安錢。

「馬照跑、舞照跳」這種話應該比較聽得懂。

前無遮攔後無阻礙的夜市。
先翁仙姑人去樓空的算命攤。
門前冷落車馬稀的彌敦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