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閒嗎? | 劉廣華

過去這一週有點奔波勞碌;主要是有個高規格接待,對客人全程緊迫盯人,跟前跟後陪進陪出陪吃陪走陪參訪;從接機到送機,從早上到晚上,從天晴到天陰到天雨;中間要上課,要寫校刊稿,還要輔導革命精神衝腦卻又怕秋後算帳的境外生。

任務完成之後一下子變得懶洋洋卻又感覺有點空蕩蕩。

想到忙、閒之間。

記得之前曾經寫過一篇《一路做到掛》的網誌,主要是在討論樂在工作,也大概提了一下人不能太閒的問題。

人真的不能閒;人一閒,生活就空虛沒有目標,就會胡思亂想,就會無精打采;說嚴重了,心靈會受到折磨,身體也會出現病痛,小事變大事小病變大病;所謂「閒人愁多,懶人病多」就是這個道理。

人太閒除了對自己本身造成影響,也容易影響他人。

在生活層面上,閒人往往頻繁的呼朋引伴邀約飲酒打牌K歌吃下午茶,進行無意義的社交;忙的人通常跟不上這樣的頻率,到最後只有一樣閒的人才能一起沆瀣一氣。

在工作層面上,總有些因為種種因素而造成的閒人,無所事事之餘,混日子耍心機使手段愛算計搬弄是非散播謠言,搞得辦公室雞飛狗跳;典型的「閒人多作怪,無事就生非。」真忙的人,是沒有空搭理這些事的。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閒。

有說是:「不是閒人閒不得,能閒必非等閒人」;這裡的閒就不是無所事事耍廢的閒,而是磨刀不誤砍柴功,滴水穿石也從容的閒;山看似閒閒無事,卻長出千樹萬花;水看似平靜無波,回首望已奔流萬里。

這是舉重若輕的閒。

真正優秀的領導人,其實都是很閒的;李嘉誠就說過:「一個國家,皇帝忙,就代表將相無用;一個軍隊,將軍忙,就代表凝聚力不夠;一個公司,老闆忙,就代表可用之人不多。」

比爾蓋茲也說:「一個領袖如果整天很忙,就證明一件事:能力不足。」

這種閒,是胸有丘壑,腹藏萬千甲兵,天下英雄皆入我彀中,掌握一切的閒;是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閒。

文人雅士的閒又是另外一種閒。

這是行有餘力則以學文的閒,是李笠翁寫《閒情偶寄》,談詞曲演習聲容居室器玩飲饌種植,以及頤養的那種閒。

是張潮寫《幽夢影》,在平淡無奇中發掘細微之美,說說修身養性為人處世,談談風花雪月山水園林,論論讀書心得抒發感想,感慨一下世態人情,喟然一聲歎道,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的那種閒。

是沈三白寫《浮生六記》,記兒時,憶出遊,還有跟芸娘之間顛沛流離之際仍不改其樂的閨房趣事的那種閒。

這種閒,嚴格來說不是閒,雖然不是正經八百的生產活動,卻是昇華到文學藝術的層次的生活了。

職場多年,想要在往來酬酢跟案牘勞形的交相征伐之間,能夠隨時胸有成竹游刃有餘,同時又能夠維持心靈的平靜,其實不容易。

想想,劉杯杯氣度從容地拿出包可樂果,優雅地吃了起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