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FoodPanda了嗎? | 劉廣華

中午時分換校區回到台北來,開車上坡時赫然發現自己竟然跟在一輛接一輛的FoodPanda間雜有一兩輛UberEats的機車後面,機車後座四四方方大大的粉紅跟綠色保溫箱非常醒目;更教人訝異的是,對向下坡車道也不惶多讓,也是一輛接一輛川流不息的外送機車往外走。

從沒看過學校這個坡道如此熱鬧,不由得懷疑是否整個校區的人都在訂外賣?

其實,這一陣子以來,見到這類的外送機車並不驚訝,除了路上隨處可見之外,什麼宅經濟盛行,外送小哥努力點可以月入10萬,外賣市場進化論之類的故事在電子或平面的新聞報導中也屢見不鮮。

看了往往就當一般社會新聞的花邊,不是太注意;因為這種送餐方式在大陸行之有年,諸如百度外賣、餓了麼、美團外賣等等餐點外送平台大家都耳熟能詳,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之所以會驚訝,是因為沒想到新聞報導中的現象就在眼前出現。

近年來這股餐飲外送風氣進入台灣,除了FoodPanda跟UberEats之外,還有honestbee、foodomo、Deliveroo等等不同的平台,只是沒有前面兩個那麼知名就是。

這兩天又看到網路流傳,有貼子也有影片,午餐時分在知名女中校門口圍滿了外送機車等著學生來領餐,蔚為奇觀;甚至衍生出教官要發號碼牌才能出門領餐的有趣現象。

有人慨嘆時代變了,家長不用再送午餐了。

這種感嘆讓劉杯杯有點疑惑,除了特殊飲食需求或是堅持送愛心餐的情形之外;一般狀況下,現在還有家長在送午餐嗎?

劉杯杯小時候就已經是便當一族了,從來沒有經歷過父母送餐到學校的經驗;從小學到高中,周遭的同學好像也多是自己帶便當,再不然就是上福利社。

雖然時隔久遠,可是校園生活記憶最深的部份就有許多跟便當相關。

從前一天煩惱有什麼菜可以帶便當開始,到隔天一早進了學校由值日生抬著便當框子到蒸飯室;有人刻意不蒸便當留著等第四節課就開始偷吃;更多的人則是在用餐時嗅聞著混雜百家菜餚的蒸便當特殊風味;看著蒸得黃黃的菜葉子,羨慕著別人家便當裡的香腸雞腿跟荷包蛋。

這是跟劉杯杯同年齡層孩子的共同記憶吧。

後來幾乎各級中小學校都辦有營養午餐,家長就更不用送餐了;至少劉杯杯自己成家之後,就從沒給兩個孩子送過中餐。

平心而論,真要給孩子送中餐也不是家家戶戶都可以做得到的,家長至少要符合住在學校附近、沒有上班或至少有中午休息時間可以運用、會親自做菜等等條件。

也許有人會認為餐飲外送平台的興起象徵著家長送餐時代的結束,或甚至學校營養午餐的終結。

衡諸實際,這也許只是孩子吃膩了營養午餐或是學校自助餐想換換口味;畢竟無論美食平台再如何的興盛,也只是多一個選項而已。

永遠會有人喜歡媽媽愛心便當蒸便當,或是趿著拖鞋到路口去吃一碗貢丸湯乾麵加滷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