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砸雞蛋」?──點評龍應台的雞蛋論 | 郭譽孚

家母姓龍,原本我對於姓龍的都有一份好感;
但是自從看到我們文壇上龍女士著名的幾篇政論文字後,以這樣的政論文字自鳴得意的大作家,個人實在覺得丟盡了我們島上龍家親友的臉面。
下面的文章是⊙女士她最近的一篇惡毒的政論文字
〈由於個人覺得她應該沒有資格使用這個姓氏,所以,下文對她,我都使用網路文字符號中的⊙女士,或是她,指謂之〉

怎麼會有如此低劣,「不知長進?不知羞恥?或老年癡呆」的文章啊。。。她應該也要近七十歲 了吧

聽說⊙女士的令尊是一位國軍雄赳赳氣昂昂的憲兵隊長,說那應該是她文章中每每惡毒胡說八道的淵源所自;所以,她會長期自海在其漫無邊際的反共想像的亢奮中。

真有可能是如此嗎,我不知道,如果這樣的話,我就在此先把自身的家世也提一些出來,不知是否會有利於讀者對於我文章的認知──

家外曾祖父是前清的候補知縣,是維新派康有為的大弟子;他一直活到抗戰勝利,以自己在八年抗戰中,曾經領導地方民眾毀家紓難為榮;據稱當代大儒梁漱溟在戰後的婚禮是由他主持的。

首先,我要指出其大文,輕易使用全稱命題是一大缺失,真的「每個人」都如她所說的,感到「憂慮」嗎?會不會有人早已感到官方應該及早使用武力鎮壓,以避免這次暴動的升高──影響了許多人正常的謀生呢,
甚至會不會有人懷疑,⊙女士此文,高調「普遍性的價值」、其實就是在煽動那些自以為熱血、自以為崇高的年輕人的情緒。。。然而。。。
大家請深入體會,當她說每個人的時候,其實她自己是冷冷地慫恿著,並不在其中「憂慮」的,一如她如此鼓舞她人的子女時,她那著名帥氣的安德烈,可是絕不會上陣的。。。

其次,我要指出的,是作為一個公民教師對於這篇文字,我應該努力揭示給公眾的一個流行模式。。。大家來看大作家所推出的充滿形容詞的漂亮模式──
「價值坐標:社會制度的公平、資源分配的正義、法治精神的貫徹、政府治理的透明、人民參政的充分。」
一個好的公民老師應該提倡傳統中國的理性觀點,批判這種太漂亮的模式;
傳統中國的理性觀點是十個字,「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也是中國傳統史學上那深刻的「我欲託之空言,未若見諸實事之深切著明也」。
人誰不愛美,不愛美好的形容詞?但公民老師有指導批判與自我批判,幫助學子揭露市面上所有美好表面下醜惡真相的責任,那就是「見諸實事」啊──總是優雅含笑的⊙女士,她美好的外表下,是否有著怎樣醜陋的真相?

其三,⊙女士,她漂亮的價值座標,她的正義,真的是公平正義嗎──

前面我認為她那太漂亮、充滿了美好形容詞的模式中,沒有能「見諸實事」,是什麼意思?

就是指中國的平均國民所得遠遠落後於西方先進國家,如果真要比較您的那些形容詞,應該如何比較,才是公平的?──正如人們說的,如果每個中國人都像美國人一樣使用汽車與各種資源,地球如何負荷得起那樣的浪費──她的另方面就是,根據中國人的平均國民所得及不上西方先進國家的今日,中國人在她那漂亮的價值座標上,中國的表現,真的不及格嗎?
如果真的是「公平的正義」,美國老大哥長期以來在敘利亞與利比亞。。甚至東南亞、台灣與琉球與在日本、中國等等的種種惡質行為,都應該扣多少分數,是否應該扣到負分去了啊。。。

其四、她真的是一位寫政論文字的英美文學博士嗎,還是太久了,或者如我,偶而老年癡呆,所以忘卻。。。那名篇「美國華盛頓總統的臨別贈言」──

我只是區區的一個公民教師,小小的學士而已,我無法想像偉大的英美文學博士的深厚學養;我更沒有大作家的漂亮文筆;不過,我個人亂讀過美國歷史上著名的這篇文字──聽說這篇文章可說是美國立國上最重要的銘文之一──
「同胞們,我請求你們相信我,一個自由的民族應該經常地、警惕地戒備外來勢力的種種陰謀詭計,因為歷史與經驗證明外來勢力是共和政府最有害的敵人之一。但是有效的戒備必須是公正無私的,否則他就會成為迴避哪種勢力,而不是抵禦那種勢力的手段。。。」

請問,在您所高標的所謂「價值座標」的架構中,華盛頓先生這篇現實性很高的、永久的叮嚀怎麼好像沒有存在的地位?您提供的這個座標會不會是太理想,太虛幻,太不現實了?──是否因此,也就太容易被誤解為包藏禍心了啊。。。

唉,與我年齡應該不遠的⊙女士,可能真與我一樣老年癡呆,但是可憐的香港青年們,被那些師長或神棍輩騙了,可怎麼辦啊。。。

⊙女士原文───

花園的地上有一顆雞蛋

官方武力鎮壓的憂慮,在每個人的心頭。

一天一天逼近。

而民間,大陸人對抗議的香港怒目相視,同聲撻伐。

抗議者用暴力手段升高衝突可能是致命的策略錯誤,要付出沈重代價。

但是二零一九走向香港街頭的年輕人並不天真,他們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怎樣一堵銅牆鐵壁,而自己是一枚多麼細小的雞蛋。 這些二十歲的人知道,當清算的時刻到來,他的「身家性命」,可能全毀。

香港人到底要什麼呢?

在「五大訴求」的深處,其實是一個價值坐標:社會制度的公平、資源分配的正義、法治精神的貫徹、政府治理的透明、人民參政的充分。

沒有人民參政的充分,就不會有政府治理的透明;沒有政府治理的透明,就不會有資源分配的正義,就不會有法治精神的貫徹,就不會有社會制度的公平。

這樣的價值,難道不是北京人、上海人、廣州人、成都人、長沙人、昆明人、杭州人、西安人、瀋陽人,都想追求的嗎?

包含在中國共產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內的,不就有「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白紙黑字嗎?這樣的價值,難道大陸人民自己不要嗎?

對公平正義的渴望,對合理制度的追求,對人民參政的要求,是普遍性的。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上,卻只有香港人站了出來。

今天香港人扯破了喉嚨吶喊,很多人是抱著犧牲的決心在吶喊的。你可以說,他們在替那廣大的、無法出聲的人,吶喊出來。換一個角度看,大陸人完全可以對今天的香港人輕聲說一句:「謝謝你,請保重,願青山常在」……

如果大陸人民不去了解香港的篳路襤褸艱辛歷史,不去認識香港人本有的濃厚原鄉情義,不去認真思考一向以「和理非」聞名全球的香港人為什麼被逼向了街頭,不去真誠地理解香港人對於現代價值的堅持在乎,不去謙虛地反省自己為什麼不被熱愛不被擁抱,而硬要把香港人定為「港獨」,把香港的求學青年當作國家的敵人,把自己的同胞打成外國勢力的走狗,硬要把屬於中國最璀璨的一粒東方之珠踩碎踩爛,那恐怕是二十一世紀崛起的中國最不幸的粗暴和愚昧了。

這,哪裡是全世界對中國懷抱善良願望的人,願意見到的呢?

如果把香港當敵人對付,用武力處理,那恐怕不是香港背叛了他的「祖國」,而是他的「祖國」背叛了香港。

大國之為大國,絕對不在於導彈、金錢和權力,不在於一個黨的鐵腕統治,而在於大國人民胸懷之闊、眼光之遠、氣度之大、包容之廣。

花園的地上有一顆雞蛋。

我們是怎麼對待一顆雞蛋的呢?

我們彎下腰,輕輕拾起,捧在手心,萬萬不能摔破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