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物語 | 劉廣華

學校同仁貼文,懷念家裡用了30年的冰箱。

同仁看著那座陪著自己從黃毛丫頭為人婦為人母一路走來的舊冰箱,門上掛滿各式各樣冰箱磁貼各色貼紙,很有戰功彪炳勳章掛滿胸前百戰餘生老將軍終將功成名遂身退的感覺;想來應該是心中充滿了各種不捨。

不由莞爾!

一直以為只有失去的人,或是寵物才可以懷念,原來冰箱也可以這樣懷念!

再仔細尋思,其實也不是真的懷念這個物品,懷念的應該是跟這個物品產生聯結的人跟事件吧?

是下課後飢腸轆轆打開冰箱問說有什麼吃的那種期待;是偷偷藏雪糕冰棒在冷凍櫃深處怕被弟妹發現的那種緊張;還是深夜睡不著打開冰箱後發現自己喜歡的蛋糕竟然還剩一片的那種驚喜?

也許是冰箱門上那一張張「今天晚點回來,晚餐在冷藏第一格」、「鮮奶後天過期要先喝」、「記得吃藥」的便利貼提醒了那一樁樁一件件,熟悉平淡無奇卻又歷歷在目難以忘懷的日常。

想來,每一家都有屬於自己的冰箱故事吧?

劉杯杯對於小時候家裡第一次有冰箱的那種興奮感覺迄今還記憶鮮明;忘記是什麼牌子了,只記得比10歲的我高,白色的,表面烤漆光滑明亮,觸手滑順。

當時劉杯杯住在警察眷舍,每家每戶收入都差不多,先父算是勤儉持家的,一直到很晚才買冰箱,在宿舍裡算後段班;害少年劉杯杯在玩伴前一直抬不起頭來。

冰箱一到,一下子揚眉吐氣,四處跟小夥伴報佳音;我家有冰箱了我家有冰箱了,不相信的還要帶回家親眼過目驗證。

當時有冰箱的家家戶戶都流行買冷凍袋自製凍凍果冰棒,每家的媽媽各顯神通,酸梅汁柳橙汁芒果汁冬瓜茶可爾必思綠豆湯都可以做成冰棒。

有冰箱的孩子像個寶!

少年劉杯杯往往在外面野一陣子玩累了就要跑回來,冰箱門一開,先享受一陣撲面而來的冷氣;隨手抓一把凍凍果,趁老媽發現開罵之前一溜煙的又衝了出來絕塵而去。

記得赴美第一年,隻身在美,劉媽媽帶著當時才5歲的老大一起來芝加哥探親10天;時值正月隆冬,大雪紛飛後,雪霽天晴朗,密西根湖畔的校園一片銀裝素裹,白茫茫的ㄧ片真乾淨。

初次見雪的孩子在雪地上翻著滾著堆雪人丟雪球興奮無比,天色已暗仍不肯離去,作了幾顆拳頭大的雪球,堅持要帶回台灣;後來經過一番談判協商,只准帶一顆,先放宿舍冰箱冷凍庫,等要回家時才帶走。

後來他們返台時,那顆雪球當然沒有帶走,5歲大的孩子很健忘的。

不知怎的,反而是劉杯杯把那顆雪球留下來,時不時開冰箱看一眼,莞爾一笑。

幸好當時同住的ㄧ位西班牙室友很能體諒,經我解釋之後,也是隻身在美又還沒成家的他也就容許了那顆雪球在冷凍庫的一席之地。

後來那顆雪球的結局如何,是溶了丟了還是散了?因為時隔久遠,劉杯杯還真是不復記憶了。

這是我的冰箱故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