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按摩? | 劉廣華

家裡附近大賣場內經營多年的視障按摩小站要永久撤站,說是賣場要把空間回收改設美食街。

悵然若失!

已經有好些年了,劉杯杯週末活動就是一大早就上附近游泳池附設健身房,先上跑步機再做重力訓練,之後游泳SPA蒸烤一番;然後就是視障按摩小站報到,肩頸背抓龍個30分鐘,推乳酸消除疲勞。

之所以選擇視障按摩小站除了距離近的考量之外,也有照顧一下視障同胞生意的意思;找誰按摩不都是按摩,一兼二顧摸蛤兼洗褲!

當然,深思起來還是有些隱隱然的偽善;好像做公益的樣子,其實也就是正常的消費行為。

近些年來,養生按摩指壓甚麼的在台灣還頗為流行;足體會館養生館三步一店五步一家的,到處都是。

這也難怪,現代人壓力大,這邊酸那邊疼的人很多。

劉杯杯是典型例證,多年案牘勞形伏案工作讀書寫東西,身體早就扭曲變形;頸椎腰椎分別有3節跟5節長骨刺;多年前滑直排輪摔倒頓坐地上尾椎還受傷過;使用滑鼠過度右手有腕隧道症候群,搞到這幾年一直在練左手用滑鼠;右手中指有板機指,一彎就彈不回來;尤其是肩頸背的部分,好幾個痠痛點。

辦公室桌上跟家中床頭各種按摩按壓器具齊全。

在家中有一早起來要梳一百下頭的按摩梳;可以在睡前刺壓揉按身體幾個大穴道的按摩四角狗;偶爾想起會用一下的牛角刮痧板,跟按摩滾輪棒。

在辨公室就放了雨傘把手狀的藤條頸椎按摩勾,跟圓頭尖頭平頭俱全的香木三角雀;眼睛盯螢幕時,手就可以順便按按勾勾揉揉,自行按摩指壓復健。

不過,所謂「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這些雞零狗碎長短道具的真正功能也就是隨手瞎整舒緩痠痛,當然解決不了問題。

也曾經到處跑骨科復健科電療拉脖子拉腰復健,有時舒緩有時發作,就沒真正好過;後來覺得按摩的舒緩程度大一些,也就常作。

有一陣子,劉媽媽買了家泰式按摩中心的優惠券,二老時不時的就去;後來優惠券用完就沒再去;一方面覺得有點貴,二小時一次耗時太長,再方面;泰式按摩把人扭過來折過去又揹又摔又翻轉的,按壓揉踩摩的手法較多,對劉杯杯真正需要舒緩的肩頸背痛點幫助不大,也就算了。

有些人喜歡腳底按摩,說是可以消水腫促進血液循環新陳代謝幫助睡眠養顏美容甚麼的,還可以對應到身體各部位器官,有病治病沒病強身。

對此,劉杯杯也是敬謝不敏;覺得兩條腿好好的,不酸不痛,不需要瞎折騰。

現在視障按摩小站關了,劉杯杯的周末活動一下子缺一塊,很是惘然若有所失。

記得小時候,也有視障按摩;按摩師通常會吹著固定音調的盲笛沿路走著吹著招攬生意,有需要按摩的,就出來請入家中服務;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

視障按摩的盲笛聲有時還會伴隨著麵茶車上大水壺冒出的蒸氣哨笛聲、燒肉粽的叫賣聲,很是熱鬧。

那是劉杯杯童年時的庶民街坊小夜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