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人種樹 後人乘涼 十年樹木 百年樹人 | 杜敏君

個人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國文課由杜鴻文導師擔任,在作文課時要我們寫一篇「我的志願」。由於當時的小學老師大部份都是日據時代留任的,作興打罵教育,講打罵是客氣的,已近於虐待,我在台北讀小二的時候,因為有五位小朋友沒寫作業,被集體處罰,竟被鍾樺廷老師打壞了左耳,經一個月治療,雖然痊癒了,却造成終身重聽。杜老師是外省人,很有愛心,從來不體罰學生,因此我要學她當一位有愛心的老師,對學生絕不打罵。

誰知在高二時遇到823砲戰,掀起了學生投考軍校的熱潮,我與同學們先後響應帶筆從戎的行列,準備等反攻勝利,若是沒有戰死沙場,仍然可以完成教育的志向。

感謝老天的眷顧,竟然在飛彈部隊的第二年,指揮官張德溥將軍獲悉我有志教育,特授命我與官校27期的郭志峰學長籌備留美士官儲訓班,成為學校性質的單位。
讓我有實習教育專長的機會,招收第一士校四十位優秀的學生,加上飛彈力士營與鷹式營各一位區隊長。
經一年的高三課程及英文與電學加強教育,42位學員全部通過托福考試而留美,返國後成為中科院雄蜂飛彈研發的基層幹部。
這一年的時光,讓我學習到教育訓輔工作的經驗。

學生留美後,我調職群部連輔導長,便將士官兵當學生帶,實施軍隊學校化,利用下班時間為士官兵上三民主義與國文課程,並穿插音樂課以調劑身心,以組室為單位,定期舉辦壁報、作文、歌唱、漫畫、舞蹈、花燈比賽。
每半年舉辦旅遊一次。
並開闢圖書室,供官兵準備大學聯考自修用,圖書由福利金購買,並設立良心商店,訓練誠實風氣。

如此的經營,軍隊如學校,
士官兵雖然役期是三年,却感覺時光飛逝,沒有數饅頭、度日如年的感覺。

更值得一提的是配合上級果化營區的要求,我們運用民間專長的戰士,美化營區、開挖魚池、建立石雕像、雕刻壁畫、建噴水池,使營區如同校園,美輪美奐。生活其間,精神倍感舒暢。

而在沿路兩側種植椰樹幼苗,個人於五年前回訪飛彈娘家,竟然錯過營區,不認識了,原來當初的椰子小樹已成高聳的椰樹林木成蔭。
果然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