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公民教師看所謂「香港暴亂」 | 郭譽孚

正常的社會裡,人們會喜歡暴亂嗎?我想不會。。。

香港這一陣子的動盪,我們應該把它視為「暴亂」嗎?很誠懇地說,我原本是不知道的,因為我覺得自己曾經擔任公民教師,我不應該人云亦云,所以我努力觀察,不給他們任何標籤;然而,在網路上讀到有人為香港青年在這個大動盪中的作為,如此辯護──我想,長期的觀察下,大家雖然應該已知道這場動盪後面確實有一大黑手。。。但是我更重視那拙劣的辯護,他們這樣說──

,,,,,,,,,,,,,,,,,,,,,,,,,,,,,,,,,,,,,,,,,,,,,,,,,,,,,,,,,,,,,,,,,,,,,,,,,,,,,,,,,,

Leonard Chan 現在的香港
甲:你讓我用鐳射筆照眼睛十分鐘看眼睛是否會受傷,
可以證明鐳射筆是否攻擊性武器
乙:你用手指用力戳眼睛,看眼睛是否會受傷,
可以證明手指是否攻擊性武器
丙:你用腳用力踢你孩子的眼睛,看你孩子的眼睛是否會受傷,可證明你的腳是否攻擊性武器
丁:你用牙齒用力咬斷你孩子的氣管,看你的孩子是否會死亡,就可以證明你的牙齒是否攻擊性武器
原來大家每天隨時㩗帶攻擊性武器

,,,,,,,,,,,,,,,,,,,,,,,,,,,,,,,,,,,,,,,,,,,,,,,,,,,,,,,,,,,,,,,,,,,,,,,,,,,,,,,,,,,,,,,,,,,,,,,

有朋友回復他說──

Jack Chang Leonard Chan ,雷射筆要刻意去購買,身體是天生的,錯誤類比你懂嗎?

我覺得很有道理。。。這實在是個很嚴肅的問題,那些人們怎能就此自以為「脫罪」,它們所受的是怎樣的教育啊,完全只知「自以為是」地思考嗎。。。七百萬人的香港社會,自詡為「東亞珍珠」的寶地,竟然允許這樣的事態發生。。。啊,看來這真是一場「暴亂」了,而且誠如德國著名的潘霍華牧師的銘言,『無知』可能竟是這次「暴亂」中一極大的罪惡?!

我想了很久,那麼惡質的行為,怎麼可以讓他們使用這樣的理由來脫罪?

大家想想──
警察是有危險性的職業;尤其,他執法時,如果稍有閃失,就可能誤傷他人。。。鐳射筆的照射,如果導致失誤,是誰的責任。。。一位老闆會允許他的司機在駕駛時,讓人家使用鐳射筆照射他的眼睛嗎。。。無論是一分鐘或是兩分鐘。。。或者那位提出這種辯護的人,他開車時會允許別人使用鐳射筆照射他的眼睛嗎?是否我們在法庭上,所有使用鐳射筆照射警察的罪犯,法官就應該判決其觸犯「妨害公務罪」與「公共危險罪」呢。

此外,我還想到這次的活動,全部的參與者都採蒙面的型態,有哪一本教科書中會如此介紹社會中的政治集會,參與者都採取蒙面的方式。。。好像只有美國的三K黨吧。。。這樣的認知都不具備的話,負責任的政治當局應該如何看待抗議者?──如果不是有意製造動亂,且不負責任的話。。。所有的衝突是否更難以控制而造成社會不必要的動盪。。。這不是『暴亂』嗎。。。

最最後,我最後還是自然想到教育的問題,既使這次參加活動的都是未成年的青年吧,個人也很想知道香港的教育水準究竟如何?怎能年輕人的思考能力如此的低水準?對於這樣惡質的作為,竟然提出如此的辯護?什麼個人主義或是國家主義的教育,都無須談起,簡直根本沒有真實的洞察問題的能力,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個人除了研究公民教育外,還長期研究台灣史,曾經對於當年台灣的殖民教育深感遺憾,而日本殖民台灣時,許多政策都參考於港英的作為;看來或許真的不假──據稱當年日殖下的教育,不僅沒有民主或民本的說法,只有任性體罰的「從順」要求,所以,對於教科書不准深入理解,只准教師就表面解讀;所以,學生對於師長或上級所能欣賞的作為簡直除了「魄力」之外,難以有其他較為深刻細膩水準的表現。。。因為那是最不需要思考的高級表現。。。我個人突然間很懷疑,到1997年才離開英國殖民統治,但至今教育體制未變──還沒有真正進行深刻民主教育,只被灌輸了膚淺民主觀點的香港啊,這才是當前香港問題的根本所在。。。

中間選民譽孚敬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