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地方兩個世界 | 劉廣華

來到宿霧!

宿霧號稱菲律賓第二大都市,在西班牙航海家麥哲倫(Ferdinand Magellan)於1521年以西班牙之名在此插下基督教十字架之後,就成為西方文化進入亞洲的入口;近年來也以觀光以及便宜的英語教學課程聞名,吸引很多大陸韓國甚至日本的語言學生。

想像中,宿霧應該是滿街的觀光客,戴著大草帽太陽眼鏡穿著短褲涼鞋街上閒晃;或是一群群來自其他亞洲國家的青年學子在街頭巷尾穿梭出入。

哪知來到宿霧進了市區,這些都沒看到;撲面而來的則是強烈的違和感。

感覺上應該是分屬兩個世界或是不同發展階段的東西,卻毫無區隔的同時出現,很靠近的並存著;現代與過去、新穎與破舊、富裕與貧窮、乾淨與髒亂、斯文與粗魯,都在一起!

心理的OS是:為何會同時看到這些景象?

下榻的星級酒店高聳入天際,富麗堂皇的挑高大廳,天花板上懸掛巨型水晶吊燈,光可鑑人的地板紋理細膩優雅;制服接待人員面帶微笑好聲好氣噓寒問暖,門房遠遠看人來就開門歡迎呼早道好彬彬有禮;附屬餐廳健身房SPA游泳池等一應俱全。

坐落在酒店旁邊的SM City購物中心占地甚廣,四面都有出口,名店精品店知名餐飲電影院一應俱全,人潮洶湧,滿是打扮時尚的潮男潮女,提著收穫豐碩的大袋小袋。

然而就在不到100公尺之外,就是一路迤邐而下兩排的破舊低矮平房,鐵皮浪板屋頂的房舍門面髒亂不堪,正面懸掛著各種花花綠綠卻又髒汙難辨的物品。

偶或有一兩家掛有招牌的雜貨店之類的小店,門口掛著零食包塑膠玩具,門口聚集著看來無所事事的成年男女,看起來年紀都不大;他們唯一的工作好像就是彼此打趣聊天,順便盯著路過的行人。

一群群衣堪蔽體的小孩跑來跑去大呼小叫的嬉鬧著,追逐拋擲撿拾著拖鞋,在玩遊戲吧?路緣低窪處一攤攤的泥濘,黑汪汪的泛著光,散發惡臭。

路上跑的多為日產轎車,豐田鈴木馬自達,連凌志都有;連摩托車都是日製的,看不到其他國家的車。

混雜其間的是一輛輛有的光鮮亮麗整車身滿是大紅大綠塗鴉,有的看起來灰頭土臉破爛不堪的Jeepney;唯一的相同點是,窄小車廂的兩排座位中都蹲坐了滿滿的乘客,有時後面還會吊掛兩個壯漢。

劉杯杯看他們雙手抓著車頂橫桿懸在後面晃來晃去的很是驚險,他們卻是安之若素,時不時的還能談笑兩句。

或有說,這就是貧富差距懸殊啊!

其實不只外在的差異,連人的態度上也是可以兩個極端同時並存。

劉杯杯之前一篇網文談到菲律賓人似乎可以在對立的概念中隨時轉換而沒有衝突;可以前一分鐘熱誠無比,後一分鐘就非常冷漠,或是看似要跟你魚死網破拚個你死我活了,卻又突然間妥協認輸笑臉迎人。

舉例來說,前兩天經校友輾轉介紹一所大學的人文學院院長談合作,也是初始時態度倨傲架子很大,談著談著,突然就變得對合作興趣盎然熱誠無比,完全不知之前錯在哪裡,而之後又對在哪裡?

不會是看顏值談合作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